首页 » 奇幻仙侠 » 正文

《盈缺》小说最新章节,梵音海 连山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盈缺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梵音海

角色:梵音海 连山子

简介:这个世界原本由二十二个古老的家族掌控,但随着种姓制度的逐渐崩塌,四海八荒也变得愈加混乱,而从潇湘城走出的少年,在解开身世谜团的过程中,有意无意的卷入了四海八荒权利斗争漩涡的最中心,而他意外的发现自己的身世竟然和自己经历四海八荒的一切阴谋阳谋都密切相关,正当他要解开这一切谜团之时,隐约觉得还有一场更大的阴谋……

书评专区

盈缺

《盈缺》第9章 初入修行免费阅读

竹筏悠悠的在湘水之中缓缓前行,而渔惑就这样坐在竹筏之上发呆,梵音海像是入了定一样一动不动,阳光照耀下显得分外神圣,而赤驚鸟窝在梵音海身侧也是分外的安静,不知不觉已近中午,一声极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平静,渔惑尴尬的摸着肚子。看向了梵音海与赤驚鸟,梵音海嘴角微微扬起,也不言语,又顾自安坐,赤驚鸟似乎是极其厌恶的看了看渔惑,立起身来,抖抖羽翼,似乎是想觅食,但是天雷的摧残,虽然不惧天火的赤驚鸟,羽翼依旧焦黑,天性惧水的赤驚鸟,见起飞无妄,在竹筏之上来回踱步的看着江水里的游鱼吱吱喳喳的叫嚷着。

渔惑见此呵呵一乐,抄起渔网仔细的理好,站在竹筏后头,站稳后,猛一用力,将网撒入江水之中。待渔网落入江底,渔惑熟练的轻轻收拉渔网,猛然感觉到一阵巨大的拉力,差点将渔惑拉入江中,似乎是网到了一条大鱼,渔惑一惊赶忙放低重心,慢慢的与大鱼僵持拉锯,赤驚鸟似乎很是兴奋,站在渔惑旁边一蹦一跳的似乎在为渔惑加油,渔惑不敢大意,因为他知道此时竹筏逆流而上,如果大鱼顺流跑,那么他要用比原本更大的力气才能平衡,现在大鱼依旧看不清具体是什么鱼,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大,要想将鱼拉出水面,出水的那一刻,鱼势必会拼命的挣扎,要是这条大鱼足够大,贸然的拉出水面,恐怕能掀翻竹筏,而且竹筏上又没有火,要是小鱼拉上去倒是可以给赤驚鸟打打牙祭,但是这么大的一条拉上来只能放在竹筏上,估计明天也到不了潇湘城,现在离潇湘城还有将近百里之遥。难道要一直这样溜着它?还是连着渔网一起丢了?要是丢掉渔网,渔惑是万分舍不得,这是养父亲手织的网,也是渔惑赖以生存的饭碗,再说这渔网只要网住鱼即便脱手,鱼也是难以脱网。还不如就这样溜着,想通以后就将纲绳牢牢扣在竹筏后头,然后和赤驚鸟一起盯着水中,先看看这到底是条什么鱼。

一人一鸟看的出神,水底下的鱼不时来一阵挣扎,曳拽着竹筏也是一阵晃动,每每此刻赤驚鸟都是冲着喳喳大叫,似乎是示威,但是至此大鱼都没有露出水面,但是竹筏已经变得十分缓慢,甚至有时还会被大鱼拖着顺流而下。梵音海见此不由一蹙眉,转身看着乐此不疲的一人一鸟,又定睛看着水里的大鱼说道:“好大一条含光鱼啊。”渔惑看到梵音海也盯着江水,就问道:“你怎么知道这是一条含光鱼?”梵音海没有回答渔惑的话,轻叹一声说道:“你是打算吃它么?”渔惑摸了摸肚子没有回答,而此时赤驚鸟冲着梵音海献媚似的叽叽的叫着,梵音海不由莞尔,静静说道:“你俩分食了一阴一阳的一对万年银蚕,也就算踏入了修行者之列,总有一天会应对雷火天劫,何必因口腹之欲而累积杀业。”

听到此处渔惑怔在当场,心中疑惑和吃惊,不亚于数道天雷历体,他并不知道何为修行者,但是他知道阴阳银蚕被他与赤驚鸟分食,而这件事从师父的言行当中万分重要,最重要的是并没有几个人知道,而梵音海轻描淡写的道出了此事然渔惑不由一阵胆寒。

梵音海见到渔惑用复杂的眼光看着自己,笑了笑说道:施主莫不是要杀小僧灭口?”

渔惑浑身一怔,心知自己连何为修行都不知道的渔夫,又如何能灭得了这活佛转世,心中黯然,淡淡说道:“大师误会了,我只是吃惊……”

“吃惊我为何知道?”梵音海淡淡地说道

“是”渔惑心中疑窦丛生,仍有诸多疑问想问。

“能感受到天蚕历劫的,不仅仅是连山子前辈,只是他是最不惧怕雷劫的人而已。”梵音海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小僧乃是转世之体,虽说不惧生死,却也是惧怕这天劫雷火,而且这人间至宝,对小僧好似也并没有多少用。只要不落入妖魔之道,小僧也就放心了。”

“那我师父怎么样了?”渔惑可不关心什么人间至宝,脱口而出的问道。

“连山子收你为徒了?”梵音海略感吃惊。

渔惑话一出口,就已后悔,虽然师父并没有说自己人名号,但是渔惑知道梵音海口中的连山子就是师父,而渔惑并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是师父的徒弟,因为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实在太弱了。但是梵音海已然发问,自己也不好隐瞒,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

梵音海哈哈大笑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连山子五大弟子,五国之乱之时出将入相,合连纵横,如今已左右天下大势百余年,执印大周这些年更是让周国又有了中兴盛世,而你这关门小弟子,刚刚入门就得了这人间至宝,不知日后又会给四海八荒怎样的惊喜。”

梵音海似越说越是兴奋,不由站起身,在竹筏之上手舞足蹈的自言自语,完全没了那高深莫测的神王模样,渔惑见此更是不解,刚想要出言询问,此时江里的大鱼突然越出水面,大鱼浑身金黄,头呈三角形,吻长而尖,两对长须如同竹篙粗细,身长三丈有余,竟比竹筏还要巨大,翻身跃起砸下的水花喷洒在竹筏之上,两人一鸟缓过神来,渔惑心中升起三分惧意,而赤驚鸟却是分外兴奋,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梵音海见到渔惑面色有变,宽慰的说道:“你师父在这竹筏施了术法,别说这条小鱼,哪怕是条蛟龙,也不敢轻易近前,要不然,你早就葬生鱼腹了!”说完又看着渔惑问道:“你还打算吃它嘛?”渔惑摇了摇头,别说吃它,渔惑怕是连网都不想要了,而赤驚鸟似乎并不同意,依旧一蹦一跳的吱喳怪叫,又冲着梵音海抖擞羽毛,摇摇晃晃似乎在是跳舞,又像是理论,梵音海呵呵一乐,说道:“抓这条几百岁的含光鱼,你只为了取他刚刚凝结的内丹来疗伤,莫不是太过浪费,而且这条含光鱼腹中鱼卵不计其数,杀业太重,小僧还是放了它吧。”

说完双手结印,冲着江水一指,水浪分开,只见含光鱼的黑色背鳍死死的勾住渔网,已然血迹斑斑。十指点点几道金光闪过,含光鱼摆脱束缚,赤驚鸟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依旧吱吱呀呀的叫着。梵音海似乎感受到了赤驚鸟的不满,旋即说道:“上游有一处江滩,小僧为你取一些老蚌遗珠助你疗伤。”说完只见赤驚鸟又是一阵雀跃,而渔惑已经腹中空空,咕咕作响,扫兴的摇着头走向竹筏后头解下渔网,而此时渔惑吃惊的发现,大鱼并未远去,依旧围着竹筏穿梭,渔惑大惊,指着大鱼说道:“这大鱼想干什么?”梵音海看了看,默念一声佛号说道:“万物皆有灵,此鱼虽未开灵智,但也懂得报恩,日后或有更多机缘。”梵音海话音刚落,大鱼跃出水面,口中似乎含着一颗熠熠发光的珠子。几个沉浮已与竹筏并肩同行,梵音海伸手取过明珠,大鱼沉水顺江而去。

赤驚鸟似乎两眼放光,盯着珠子呀呀叫唤,渔惑还想掏来观瞧,未想梵音海莞尔一笑就把珠子丢给了赤驚鸟,赤驚鸟一口吞下明珠,旋即通体发卷的羽毛由黑而变,不多久便变回那红喙,绿脑,紫颈,黄背,白腹,蓝翅,青尾,橙爪的七彩赤驚鸟。原本喜鹊大小的身形瞬间竟比以往大上几倍,如今的赤驚鸟竟似一只雄鹰一般,一身七彩翎羽的赤驚鸟威风凛凛,仰起头冲着天空一声长啸,旋即振翅飞起,望着远去的赤驚鸟,此时渔惑心中竟然升起丝丝的不舍,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思绪万千。梵音海此时说道:“你与这赤驚鸟注定分不开,它只是去晾晾翅膀,放放风,一会就得回来。”渔惑看着梵音海问道:“赤驚鸟还会回来?”

“天蚕分阴阳两只,正所谓孤阴不生,孤阳不长。阴阳是不分开的,这样才能发挥这天蚕最大的裨益,人家赤驚鸟可是比你明白,所以即便你赶它走,它怕是也不愿。”

听到这里渔惑心中顿感一阵欣慰,不知为何,虽然赤驚鸟对自己仍有敌意,但是自己却把它当做了一个同生共死过的朋友一般,除此之外,渔惑依旧想问问昨日天劫过后究竟发生了什么?虽然至今他都不能理解赤驚鸟的鸟语。

于是开口向梵音海说道:“大师,能否教我怎样读懂赤驚鸟的想法?”

梵音海微微一乐说道:“你师父留给你的蛊笛,你可知如何使用?”

“这是师父随手创作的,可以用来御兽,但是过于残忍,难道可以用它和赤驚鸟沟通?”渔惑突然想到自己使用蛊笛之时可以隐约感到百兽的悲戚,绝望。但是每当吹响蛊笛之时,内心也是无比苍凉悲戚,隐约对蛊笛有着几分抗拒。

“器物本无善恶,但你这蛊笛本身就是凶兽蛊雕之角,浸染无数鲜血,又生生被拔出当成武器,嗜群兽血液,蛊角中空,吸纳了无数的凶兽死前嘶吼之声,又逢天劫,连山子前辈,用术法结合天劫将这炼狱一般的叫声封印在蛊笛之中,所以吹响蛊笛之时,别说百兽骇然,就连修为不高的修行者怕也心神俱失,但是倘若你心存善念,心平气和的去吹奏静心的曲子,倒也能用它与百兽心意互通,不过话说回来,你师父给你这蛊笛竟没教你御兽之法么?”

渔惑摇摇头,自己一个渔夫,哪里会通音律,当时情况危机无比,就算师父有心教,自己怕是也没心思学吧。想到这里不由一阵心伤,摸了摸蛊笛心想:“若是不能驾驭,以后便当做个念想也就罢了!”

梵音海此时说道:“我倒是有一首曲子,虽说不是我佛家音乐,倒也能平心静气,你可愿学?”

渔惑心中大喜,频频点头如捣蒜。只见梵音海拿出一本小册,上书几个大字:“常清静经”,翻到一篇太上感应篇递给了渔惑,渔惑接到后,一看言词皆古,不由一阵错愕,虽然渔惑也是识字,但是如此拗口的古韵词句,大多不解,于是一一向着梵音海求教,逐字逐句的理解了太上感应篇后,梵音海开始言传天上感应篇的乐谱。此时赤驚鸟口衔一串通红的果实落到竹筏之上。见渔惑于梵音海专心致志的研究着,又振翅而飞,没入深林。

>>>点此阅读《盈缺》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