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穆鎏漓 欧阳钰新婚夜,暴戾王爷觉醒了读心术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新婚夜,暴戾王爷觉醒了读心术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琉璃盏中妖

角色:穆鎏漓 欧阳钰

简介:穆鎏漓不慎作死魂穿书中,意外收获万能系统,从此再作死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原主是个灭亲爹满门,毁江山,最后被百狗分尸的结局。
穆鎏漓:“这结局确定不是坑她?嗯?还好结局可以改!不过反派的角色我很喜欢不想改,只能麻烦狗王爷死一死了。”
新娶王妃竟然是个外来人,自己不但能听到她心声,还知道她每天都想着怎么弄死自己,继承他的财产养面首。
欧阳钰:“王妃,乖一点把毒收一收,江山可以毁。”

新婚夜,暴戾王爷觉醒了读心术

《新婚夜,暴戾王爷觉醒了读心术》第9章 找后王爷借银子免费阅读

“王妃是要找王爷?奴婢这就去询问。”

“不用了,我自己去找,对了,你去把将军府送来的嫁妆整理出来,看看卖了值多少钱。”穆鎏漓起身边说边往外走。

将军府确实没给什么正经嫁妆,不过划拉划拉应该能卖一点。

“啊?”

秋月怀疑是自己听错了,王妃竟让她去清理嫁妆让后卖掉?

“啊什么,快去?”穆鎏漓无奈叹气,这丫头还得调教调教。

“是。”

见秋月老实去清理嫁妆后穆鎏漓拉过一个小斯问道:“王爷呢?”

小斯:“回王妃,王爷在书房。”

……

“王妃,请留步。”

穆鎏漓被冷歌拦在书房门口不让进去。

“本妃不能进去?”穆鎏漓挑眉说道。

“回王妃,没有王爷的同意任何人不得踏入书房半步。”

冷歌老老实实回答,经昨晚鸡汤喝一早踹王爷下床还能安然无恙,冷歌就在心里暗暗决定,在这王府除了主子就剩王妃不能惹了。

“成,那我就不进去了,你去给抬把椅子过来,再端些糕点来。”

“王妃,您这是?”冷歌有些狐疑,早膳不是刚刚吃过么?王妃还要糕点做什么?

就算是饿了可以回房也可以去餐厅,让他搬椅子干什么?

见他不解穆鎏漓一副计算当然地说道:“当然是在这等你家王爷出来了。”

“啊?在这?等王爷出来?”冷歌吓的浑身冷汗直流。

还好,还好,还好他多嘴问了一句,不然王妃若真的在书房门外摆上案几,王爷非劈了他不可。

“启禀王妃,这里是书房,王爷还有公务需要处理,王妃若是累了可以先行回房休息,待王爷处理完公务属下在去通知王妃。”

话说的倒是很委婉,实际上就是再说你在这里碍事想见王爷回去等,等王爷想见你了你在过来。

话里的弦外之音穆鎏漓不是没听懂,可是她就是装作不懂的样子,“没事,我在这里等着就行,这样也就省得你多跑一趟不是。”

话是这么说,心里却在想踢皮球嘛,谁不会,当本姑娘二十多年白混的啊,再说,就狗男人那脾气,估计自己这辈子都等不到他召见……呸……等不到他忙完。

“没事的,属下不麻烦的。”冷歌此刻只想把这尊真神送走,可千万不能让她在书房门外摆餐桌。

“没事,反正本妃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在这等,顺便观赏观赏这里的风景,之前怎么就没发现这里的风景比其他地方都要好呢。”

穆鎏漓才不管冷歌内心的水深火热,她是打定主意赖在这了。

反正整个王府除了那个狗王爷谁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只要狗王爷敢找她麻烦她就一把毒药毒死他,大不了就背个克夫的名声,她又不在乎什么名声不名声的,自己痛快了就是。

在穆鎏漓刚刚过来之时书房内的欧阳钰就已知道,之所以没出声就是想看看那个女人能玩出什么花样,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要在他书房前摆餐桌,还真是与众不同的女人。

他觉得这女人有趣,就听到她心声,气的他额头直冒青筋,好个死女人,亏得他还觉得她有趣,她竟然盘算怎么毒死自己。

是打算毒死他后继承他的王府么?

这个该死的女人,他就是死也不会留一纹银子给她。

“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搬椅子。”

见冷歌动都不动一下,穆鎏漓不悦地说道。

真没眼力见,没见她站这么久都累了么。

“让王妃进来。”

就在冷歌不知如何是好之际欧阳钰的声音从书房内传了出来。

不让她进来不行啊,欧阳钰也怕那个死女人不管不顾真的在自己书房前摆餐桌,这要传出去他钰王府的颜面还要不要了?

“是。”冷歌擦了一把冷汗说道:“王妃请。”说着还恭敬地替穆鎏漓推开书房门。

“你说你早这么听话不就结了,不懂事儿。”脚都迈入书房了,穆鎏漓还不忘挖苦冷歌一句。

“是,王妃教训的是。”

冷歌还能说什么?王爷都亲自开口让人进去了,他还敢说什么?

“有事?”听穆鎏漓进来,欧阳钰看着手中信件头也不抬地冷声说道。

没事当本姑娘愿意来看你啊,还是个面具脸,心里这么想着,可出口的话却不是这样。

“确实有点小事儿。”穆鎏漓面带笑容,语气温柔地说道。

俗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有事相求,就是在想弄死他都得忍着。

谁让人家是高高在上的王爷呢。

见她这副作态,要不是听到她的心声,欧阳钰定会认为她是转性了。

“说。”

欧阳钰依旧没有抬头。

“那个,你看,我现在怎么说也是钰王妃,零花钱总该有吧。”

“你缺钱?”

闻言穆鎏漓在心里大大翻了个白眼,这不废话么,自己要是不缺银子还来找他干嘛?

稀罕他啊……

狗男人!

见她眼角微眯装作一副小女人模样,欧阳钰不由觉得有趣。

前提是忽略她心里那些碎碎念。

“将军府没给陪嫁?”

有没有陪嫁,陪嫁些个什么东西欧阳钰怎会不知,他就是要看看这女人怎么开这个口。

我去你大爷!穆鎏漓在心里大骂,没想到这狗男人这么苟,竟然还打她嫁妆的主意见:。

嫁妆……那些破铜烂铁值几个钱。

可怜她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这不是嫁妆还没整理出来么,不如王爷借我点,等嫁妆整理出来了在还给王爷。”

对于她的心口不一,欧阳钰倒也懒得生气了,全当没听到。

能把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演绎的淋漓尽致,就是他,也不得不赞一声佩服。

“既然如此,王妃是打算借多少?还多少?

好啊你个狗男人,还打算要利息是吧,等着,等本姑娘哪天毒死你,双倍,不十倍纸钱烧给你,哼!

穆鎏漓在心里骂着,面色却一点不显,她拿起茶杯悠闲喝了一口,“不多,也就十万两,到时双倍,不,十倍还给王爷。”

>>>点此阅读《新婚夜,暴戾王爷觉醒了读心术》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