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言情 » 正文

东方鸣珮 白吟娇《狐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狐书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庆庆

角色:东方鸣珮 白吟娇

简介:“欲修狐道,必懂得先己后人。”
对于从小的教导,白吟娇从未生疑,待人待物,向来如此。
活泼开朗的外表下面是自私且刻薄的内心。
只是,世事难料,就算是狐狸,也会心痛。
从遇见他开始,是变数,亦是掏出真心的劫。
她还能坚持师父所教导的狐道吗?她不禁产生怀疑。
……

狐书

《狐书》第9章 撞人免费阅读

据东方娜所说,他们来到了的小城名叫竹城。

城如其名,四面碧竹环绕,就连城里,眼所能触及到的地方,都有竹子的身影。昼都中大部分的竹制品都是出自这个小城,所以这里还有竹乡的美誉。

有特产,这个小城虽和申城差不多大,经济上却是天差地别。

谈不上繁荣,但也热闹。无处不透露着生机勃勃,街上是百姓叫卖吆喝的声音,各式各样的小商小铺,眼花缭乱。

况且竹城对于四宫之人驾到十分重视,城主一早就带着他的亲眷一家在城门等候,甚至还备好了车马代步,可以说是无微不至。

相比之下,申城就太寒酸了。

白吟娇和东方鸣珮本就不在计划内,四宫的人忙活,没他们的事,就放他们上街逛,在天黑前赶回城主府就行。

街上有不少推着小车的摊子,白吟娇觉得新奇的很,完全没见过,故而左瞧瞧,右看看,这边逛逛,那边走走,忙得很。

也是到了人世,她才知道银子是什么东西。她没有银子,身上唯一的银子还是当了一串姈娘送她的手串拿的,还好她开销小,现在还有剩。

刚淘了个玻璃球,又换了个摊,拿起一个镂空竹球,从左手丢到右手,又从右手丢回来,觉得好玩的很,便把自己身上最后的银子交了出去。

没玩到两下,竹球掉了,滚了两圈,她便弯腰去捡。

还没捡到呢,只听不远处一阵骚动,一个红色的身影极速接近,嘴里还胡乱喊着,“让开,快让开!”

东方鸣珮连忙伸手,想把白吟娇捞回来,刚碰到她的手,那人便撞了上来,力道之大,连带着东方鸣珮也栽了下去。

缓过神来以后,东方鸣珮凑到白吟娇身边,关切问道,“没事吧?”

在混乱中,白吟娇被一脚踢到了肚子,此时很是不好受,捂着肚子,小脸拧到了一块。

撞人的人摔的更惨,爬都爬不起来。只不过,他现在应该不用自己爬起来了。

东方鸣珮提着他的衣服,把他硬拽了起来,怒意渲染了整张脸,“臭小子,在街上闭着眼睛练跑步呢?能不能看着点啊?!”

“我不是喊了让开吗?”红衣少年眉目张扬,说出来的话也一样,一句道歉都没有。

此时的白吟娇已经自己爬起来了,她作了几个长长的深呼吸,想要压下心头的气,却被这小子接下来的话给点炸了。

红衣少年吹了个流氓哨,“你马子长得不错啊,换我我也生气。不过我喊了让开的啊,下次换个长了耳朵的人吧。”

“东方,你让开。”白吟娇冷声道。

东方鸣珮识趣让开,红衣少年现在腿还有些打软,摊了摊手,“干什么?不高兴了?哟哟,小脸都不好看了。”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突然一股大力从肚子上袭来,他借着一股力弓成了虾米状,飞了几米远。

连咳了几下,吐出一口血沫,擦了擦嘴角,“真够呛的,还是个小辣椒。”

“走吧。”白吟娇拍了拍手,捡起竹球,对东方鸣珮道。

“这下糟了啊,要赶不上招揽了。”红衣少年皱着眉喃喃道,吸引了东方鸣珮的注意力。

“你是要赶去招揽?”

“不然我真在街上练跑步啊?”他白了东方鸣珮一眼。

“倒是巧了。”东方鸣珮在他身边蹲下,“我就是离宫的。你给她道个歉,我给你送去,再给你块石头测测,怎么样?”

“哎呦呦,你还离宫的。你要是离宫的,我还明堂殿的呢,年龄不大,比我还能吹,真牛的你。”

白吟娇见东方鸣珮没走,刚回来就听到了这段话,顿时笑出了声。

“别笑。”东方鸣珮对白吟娇呵令道,自己也有些想笑,“兄弟,我姓东方,东方鸣珮。”

“小爷我姓萧,萧文元。干嘛?这样报名字很帅吗?”萧文元眼皮都不抬一下,便报上了自己的名号,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你丫的姓东方啊?!”萧文元大叫了一声,惊坐了起来,两手死死的抓住东方鸣珮,眼神恳切,“哥,救救我!”

“他干什么?”白吟娇不知道前因后果。

“想去掰石头,晚了,掰不着了。”东方鸣珮简单概括了一下。

白吟娇了然,东方鸣珮估计想帮他一把,毕竟他就那个烂好人性子,在申城也是,热于助人。

反正她是不能理解,浪费自己的时间去帮别人寻好处这种事,到底有什么意义。

“就前面说的,我不白帮,你给她道个歉。”

萧文元立马连滚带爬的到了白吟娇脚边,抱住了她一条腿,滔滔不绝的道,“姐姐,姐姐,刚是我的错,刚刚撞你的事、还有说了你,我都给你赔不是,让这个哥帮帮我。为这次,我准备了很久很久,真的求求了!”

就这么个道歉法,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白吟娇的头已经开始疼了。脚拔了两下都拔不出,焦急喊道,“你先撒开!他既然开口了就定会帮你,你别抓着我!”

和东方鸣珮想象中的道歉不是一个东西。他连忙去拽萧文元,“兄弟,我帮你,你别吓着她。”

萧文元这才松手,被东方鸣珮扶着站起来,“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放心好了。”东方鸣珮馋着他,一瘸一拐的向城主府走去。

掰石头的地点在城主府门口,他们出来逛街已经有些时间了,可能已经结束了。

在路上,萧文元才侃侃道来自己的悲惨经历。

他爹是个厨子,有个小酒楼,他是家里独子。他一直嚷嚷着要进四宫,其实家里都不太乐意,认为他应该继承他父亲的衣钵,当个普通人就够了。

今天听说四宫的人要来,甚至不惜给他用迷魂香,还好他奶奶良心过意不去,把他弄醒了,然后才有了后面的事。

到了城主府,人果然已经散的差不多了,捕妖队的年轻人正在收拾东西。

“胖子,过来。”东方鸣珮喊了一声,那是纪初玉的小弟团,对他也是言听计从。

“诶,鸣珮哥。”胖子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今天有人成功吗?”

“没有。”

“给我拿块石头来。”

“好嘞。”胖子去转了一圈,再过来时手上多了块黑漆漆的石头,像块碳。

“行了,你走吧。”东方鸣珮接过石头,摆了摆手。

>>>点此阅读《狐书》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