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赘婿 » 正文

刘晨阳 姜岩女婿:娇妻难养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女婿:娇妻难养

小说:赘婿

作者:酒卒

角色:刘晨阳 姜岩

简介:家有千娇百媚妻、做个赘婿又如何。
但是、刚刚新婚、刘晨阳就有点蒙。这婚姻、跟他想的一点都不同。
【正儿八经女婿文、大家多多支持哦】

女婿:娇妻难养

《女婿:娇妻难养》第9章 小人免费阅读

刘晨阳不清楚徐璐跟江海铭会聊什么,更不感兴趣。他就是,突然之间什么都看不清。爱情,事业,未来。

江海铭激怒不了他,能激怒他的是徐璐看到他抓江海铭衣领的瞬间。

她那种慌乱,着急。

估计是担心江海铭会挨揍吧,自己当时的确快忍不住。

快到公司,电话又响起来。

他以为还是徐璐,拿起来的时候,看到是那个连备注都没的电话号码。每个月都会打来几次,没接过。每一年她都会来看自己一次,或几次。能躲就躲,躲不过,就冷淡相处,多待少说。

是母亲陈悦。

这么多年了,刘晨阳还是释怀不了她的离开。他当时已经懂事,想跟着她一块走,父亲没意见。可她就是不带着自己。不管他怎么哀求,她都不肯带他。

不知是嫌他麻烦,还是如何。

可是他从小明明很听话,反而妹妹特别调皮。

所以刘晨阳一直觉得她是抛弃了自己。都抛弃了,再假惺惺的关心,岂不是特别可笑。

往常打一个电话,刘晨阳不接,就不会再打。今天,反反复复的响个不停。

刘晨阳失神下,差点闯了红灯。嘎吱刹车等待间,不耐烦道:“你烦不烦,天天上赶着往前凑什么。明知道,没人愿意见你!”

对面的陈悦滞声,进而温声:“阳阳。咱们又不是仇人,别这么沟通行不行。”

“你弄清楚,我从来都不想跟你沟通!这不是沟通方式的问题,是不想。”

陈悦叹了口气:“你不理我,恨我都没事。可是,不能总这么逆着来。妈年龄大了,不可能盯着你一辈子,你要有你自己的人生。这个,任何人都代替不了。”

“以前让你考京大,你故意留着好几道分题不做,去上一个不入流的医学院。我让你做生意,你把我留下的钱,全部捐了出去。帮你在这找了工作,你不肯来……儿子,人都要学会成熟点。不能因为恨某个人,毁了你自己的人生。”

“我没资格干涉你婚姻,你也根本不知道,婚姻意味着什么?它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到现在才知道你结婚的事……”

刘晨阳不假思索:“它也没你想的那么难。我自己选的路,就算跪着走,跟你没关系。麻烦你不要再自以为是的来,指手画脚。”

……

到公司,刘晨阳记起来好像是一个叫姜岩的老员工,昨天要带着自己加班。

他也没去见徐志东,直接就去找了姜岩。

闲聊几句,才知道具体做什么工作。

大通地产目前主要是做大型工厂,场地租赁。简而言之,就是稍微麻烦一点的中介。做生意,业务量大了,就难免参差不齐。

有守规矩的,也有不守规矩的。

姜岩所在的部门就是负责那些不守规矩的人。逾期不肯搬离,又不肯续期签合同,或者签了不给钱,故意拖时间。

刘晨阳虽然从没接触过这种工作,可大体也能想象怎么去做。现在的社会背景下,无非是小闹,多守,多谈,最终起诉。

让他感觉不对劲的是,这工作显然不是任何人都能做的。徐志东怎么想的,让自己这个刚来公司一天的人去跟着姜岩做这个。

但感觉不对归不对,没拒绝。他这个堂哥不是什么善茬,自己昨天因事没加班,他就专程跟岳父打了报告。

安排的工作不做,岂不又被拿到话柄。

在公司呆了会,就跟姜岩一块去往外郊的一处厂区。这是一家食品加工相关行业的厂房,总的面积大约有小七千平,工厂老板叫黄荣伟。至今,距离合约期满已过了快半年,一直不正面解决问题。

软硬不吃,赖着不肯搬。他不搬,大通跟工厂所有方签署的也有合约,早开始往里贴钱。至于起诉,这黄荣伟压根不怕,口口声声光杆司令一条。先不说能不能追回大通垫的那笔钱,起诉也需要时间。

不到真正的万不得已,不会选择走这条路。

快到地方了。

刘晨阳忍不住道:“岩哥,我是第一次做这个。一会具体怎么做,还需要你多费心。”

姜岩开窗,点支烟抽了一口。普普通通的脸上瞬间闪过几分怪异,乐呵呵道:“简单,法治社会嘛。要债归要债,总不能铤而走险的去违法……”

“不过,规规矩矩的肯定也不行。暂时没太好的办法,只能是咱们俩轮流守着对方。要么结清欠款,赶紧搬走。要么结清欠款之后,再续约。怎么着也得逼着黄荣伟选一条路。”

刘晨阳心里隐隐排斥这种方式。却没多说,点头示意知道。

车子,来到了厂区门口。

等车子停好,看姜岩没下车的意思。刘晨阳不禁奇怪:“怎么不下去?”

“保安,不让进。已经认识我了!”

“那,咱们就一直在这等着。”

姜岩摇头:“你去吧,资料你都看过,大体情况你也了解。”说着,从手机翻出一张照片:“这是黄荣伟的样子,你直接找到他办公室,先简单聊聊。聊不通,就寸步不离跟着他!记住了,是寸步不离。”

刘晨阳扫了眼他手机里的那个四五十岁,光头,满臂青色纹身的黄荣伟:“保安让进嘛!”

“变通一下嘛,就说是来应聘的。食品厂那么缺人,他们不得拿你当大爷一样亲自领进去。”

刘晨阳还是觉得不对劲,但既然是工作,且已经来到这。犹豫着,打开车门,往入口走去。

姜岩远远看着他背影,又见他已经跟着保安进去厂内。浑浊的眼睛,微微眯了眯,跟着拿起手机:“徐总,全按照您交代的办了。”

电话另一端,徐志东笑的奇怪:“总之,多提点他一点,让他多尝试点工作内容。不听话,你就告诉我。”

姜岩满脸阿谀:“懂,我全都懂。”

“好好干,营销部今年准备新增一个副主管,你机会很大。”

结束通话后,姜岩索性将座椅调平,悠然休息起来。他不认为刘晨阳能守的住黄荣伟,那个愣头愣脑的二百五,在附近好像是能止小儿夜啼般的主,真正的滚刀肉。

上次不是自己反应快,差点就挨了揍。姜岩似乎已经想象到,刘晨阳无功而返,被赶出来的狼狈德性。

他隐约能猜到,徐志东为什么要针对刘晨阳。

无非是担心,刘晨阳将来会对他总经理的位置,产生威胁。

——

作者有话说:

>>>点此阅读《女婿:娇妻难养》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