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言脑洞 » 正文

小说《天降热搜:顶流影后她A炸了》顾司琛 阮妍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天降热搜:顶流影后她A炸了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咸鱼姐姐

角色:顾司琛 阮妍

简介:传闻帝国总指挥官为人狠厉,杀伐果断,不近女色有同袖之好,帝都各大贵族公子哥都在怀疑范围之内,而某天这个谣言不攻而破。
某顶流女星动态照片竟然惊现一个俊美的男人。
帝国某界:不!这不是我们顾爷!我们顾爷威武霸气帅!
女星粉丝:不!这不是我们老公!我们老公不能谈恋爱!
而两人早已悄悄摸摸搞起了地下恋情。
“宝宝亲亲~”
“你不要过来哇~”

书评专区

喜欢不知火的李晓楠:怎么就没有看连载多少就入坑了嘞π_π

哈哈哈哈哈nm:这是我好喜欢看的小说,打动了我的心,如你所见这是现代重生类娱乐圈爽文,女主她在娱乐圈了不断攀爬,不愿成为别人的垫脚石。她是外表呆萌,内心彪悍的妹纸,不仅强还冷静,作者大大“用词”优秀,总的剧情很不错,推荐。

咸鱼姐姐:没人看也没人爱,那就自己给自己打个五星好评吧(ಥ﹏ಥ) 🤧女人哭吧不是罪,都是因为我不配!

天降热搜:顶流影后她A炸了

《天降热搜:顶流影后她A炸了》第 9章 划清界限免费阅读

顾司琛吐露的气息蕴含着一丝的红酒味,随着他身上的沐浴后带着的淡淡香味萦绕在阮妍的鼻尖。

仿佛再靠近一点就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小七,快!用啥技能救救我!”

猫七毫无反应,安静的垂落在她洁白的颈上!

“猫七!快点给我整个新技能,最好是能打架之类的!我要打死这个龟孙儿~”

“主人,根据现阶段情况,解锁新技能需要更多点值哦~已经有部分欲点值溢出,为了猫七能够吃饱饱,为了您获得更多技能权限您就忍忍吧~”

什么?屈服?她就不!

“您,在开玩笑么?”

造孩子?禽兽行径!

阮妍维持着面色不变,摆出一副无畏且视死如归的姿态。

顾司琛一瞬间仿佛失去了兴趣一般从她身上起开,阮妍眼前豁然明亮。

猫七已经准备好了迎接大波欲点值,这玩意儿可不是随时都有的!

结果顾司琛这个不争气的居然起开了!

怕啥啊!上啊!我主人这种姿色都不能满足你?

顾司琛将桌上的通知书扔在她面前。

“你这段时间就呆在这吧,你那个小区全是阮家派出抓你回去的人。”

阮妍心情复杂,有家都回不去,自己还有重要的东西在里头。

“为什么,为什么要帮我?”

“在你履行协议最后一条之前,我会保证你的安全。”

最终还是那条协议救了她?

阮妍哭笑不得,不管怎么说以后还是划清界限。

“这就够了,谢谢你。”

她收好东西,一头闷进了被子。

“主人,你要不要留一留他啊,真的欲点值不好弄呀~”

“闭嘴!”

哦!猫猫委屈,又挨骂了!不敢说话话了!

她正窝着火呢!

心底浮现出莫名的躁意,为什么自己那么弱小,每次在困境时总是能碰上他。

经历短暂几十载的水深与火热,内心誓要将自己层层包裹起来,可是他的出现总让自己把最脆弱的一面展现在她面前。

低头,退步,谄媚,任人宰割。

这种感觉真的很糟。

见她躺下,顾司琛敛下眼中的情绪,大步走了出去。

看守在门口的柯明一脸憨笑凑了上来。

“爷,这么快就结束啦?”

顾司琛一记冷眼飞去,将柯明定在原地。

爷这眼神,好危险!

阮小姐你又作甚啦!

“去靶场练练。”

顾司琛率先走在前头。

“啊?爷,这大晚上练什么枪啊?”

“负重跑。”

“练练练,爷您说了算!”

柯明憨厚的脸瞬变痛苦面具。

……

阮妍一大早便醒了,因为拍摄《年少之愿》贴合白蔷的角色而剪掉长发,留了一头利落的齐肩短发。

她发丝凌乱,坐在床上呆滞的盯着眼前的房间。

“主人早安,勇敢猫猫向您报告~”

猫七弱弱的声音有些忌惮:主人应该消气了吧……

“嗯……早。”

嘿嘿,看来她是没事了。

只是阮妍恍若还沉浸在温软的梦乡,软趴趴的身子又慢慢倒了下去。

熟悉的身体记忆,忽然一激灵来个鲤鱼打挺,仿佛回到了昨夜她被顾司琛扑倒的时候。

我去,这画面咋地还在她脑子里印上了?扣都扣不下来?

想着昨晚顾司琛的态度,她忽然还是要彻底划清界限的好。

人家位高权重,顾家那种大家也不会允许自己儿子随便和她这种来路不明的女性纠缠吧。

此刻她多么想让顾司琛母亲知道,然后赶来甩她一张巨额支票。

“离开我儿子!”

得,一能远离他,二能大发一笔。

简直是发家致富小妙招啊。

她憨憨地傻笑着。

猫七:咋地啦,一晚上人居然变傻了?

“咚咚。”

“阮小姐起了吗,这边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早餐,请您洗漱下来用餐。”

门口的传唤让阮妍瞬间清醒。

“想啥呢阮妍,越来越傻了是吧?”

猫七:猫猫深感赞同!

她用力给自己来了一脑蹦。

换上床头清洗好的衣物,洗漱完走出了房间。

楼下顾司琛早已开始用餐,举手投足都透出几分贵气。

阮妍脑子里却是冒出很奇怪的想法。

这顾司琛野外作战吃军粮也这样吗?

奇怪的场景自她脑海中浮现,阮妍直接笑出声。

顾司琛听见楼梯上的笑声,向她投去疑惑的目光。

“看来是床不太合阮小姐的意,睡一觉起来居然睡傻了。”

“略略略!要你管。”

心情愉悦的她才不想和他较真影响了自己心情。

踏着欢快的小步子坐上餐桌。

拿起盘中的吐司就开始啃起来,腮帮子鼓鼓囊囊让顾司琛不由想起小时候老弟养的那只仓鼠。

貌似,就是这样吃撑死的。

“慢点吃,小心撑死。”

“啦油李仄样主皱银的!”

一双眼睛没好气的瞪了眼顾司琛。

昨天一天没吃东西,她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一碰吃的就停不下。

顾司琛轻笑看着她。

哇哇哇,这男人就是行走的欲点值生产机啊~

猫七经过一晚才沉淀下来的小心思一下子又高涨起来。

奈何主人是个不知得欲点值艰辛的主儿,它身为世界唯一的富有责任感的高级智慧体还得负责主人关于点值的启蒙。

猫猫也饿呢,主人多整点吧~

阮妍刚咽下去,爪子就伸向了顾司琛身前的一碟小笼包。

见她手短够着有些吃力。

顾司琛大发善心放在了她面前。

“吃吧,爷赏你了。”

“打发乞丐呢?还赏我了,我是不是该谢主隆恩?”

“行啊。”

顾司琛红唇微扬,心情不错的样子。

“你在爷这不就是个乞丐么?”

“吃爷的,穿爷的,睡爷的。”

吃他的饭,穿他的衣,睡他的床。

明明是自己不想再过多麻烦他,但偏偏还是给他带来不少麻烦事。

张大的嘴渐渐合上,碗中的小笼包瞬间没了味道。

“这段时间,还是谢谢你。”

她神色忽然黯淡,仿佛做了一个重大决定一般说出了那些话。

“无论是有狗仔的那晚上,还是在阮家。”

“顾爷,吃了您这顿饭,我就不会再烦你了。”

“等我到帝都,会和您一起去见那位朋友,除了那件事,我们就当陌生人吧。”

顾司琛眼底的笑意散去,面色漠然的盯着她,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敲击着桌子。

“你想和爷说的就是这些?”

“正好,爷也要回帝都了,以后没事不要在爷眼前晃悠。”

饭局在沉默的低气压中结束,顾司琛吃完饭就带着柯明出去办事了。

猫七刚规划好的计划又一下打回原形:怎么就闹掰了呢?!

阮妍用完也想着走一趟去拿东西,就怕遇上阮国强的人。

“阮小姐,您的东西先生都给你从住的地方拿出来了。”

刘姨说着,拖来一个大行李箱子。

“我的东西?”

“是啊,昨天看柯副官交代着下去,今早儿便拖着回来交代我给你呢!”

阮妍打开箱子都是她计算着必须要拿出来的东西。

想到适才饭桌上冷漠的顾司琛,没想到他还挺细心的。

只不过,这辈子怕是没法再当面谢他了。

“谢谢您刘姨,我要走了,再见。”

拖着箱子刚走到门口,又过回头。

“刘姨,顾爷回来了,麻烦您帮我说声谢谢。”

走出顾司琛私宅,阮妍大松一口气。

现在到底该去哪?

出租屋是回不去了,身份信息也不能轻易使用。

凭借着阮国强目前在A市的人脉广度,在这A市用一次身份证他都能摸过来。

阮妍思索一会,打开手机却看到一个从未拨过的号码,备注是“大恩人”。

突然眼前浮现一丝恍惚的记忆,是顾司琛拿起她的手机存下的号码,脸上的笑容竟然有几丝温柔。

直到翻到某些信息,黑着脸一顿操作?

他居然还把通讯列表里的男性全部拉黑?短短几秒,她再度回过神。

“咋地这读心术自己蹦出来了?”

“主人,当你心底深切想要了解某件事的真相情况读心术会自动开启呀~”

她明明知道是他的把戏了,怎么还是会想要探寻记忆?

真白瞎这技能了!晦气!

她嫌弃的瞥了眼屏幕上某人的暗箱操作。

“幼稚。”

随他去了,反正这些人她也没兴趣联系。

她迅速划了下去,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是我,能帮我个忙吗?”

……

阮妍怎么也没想到,珊思家是个有钱人家,有钱不说家里开的公司还恰好是阮国强的死对头。

“爸妈,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我的偶像阮妍!我之前说过的超级好的演员。”

蒋家夫妇目光皆看向一旁端坐的阮妍,心底没有太多的情绪。

“你是阮国强的女儿?”

“嗯,养女。”

“什么原因离家出走?”

“私人原因。”

阮妍从容回答着蒋夫人的问题。

“如果您二位介意的话,我还是另外找地方吧。”

蒋家与阮家企业素来都是水火不容的死对头,阮国强经常用了不少腌臜手段截糊蒋家订单,蒋家却是内界出了名的正直,从来都是通过正当手段争取商业机会。

蒋家夫妇对她心有抵触是正常的,毕竟阮国强那种卑鄙的的人,原声家庭的孩子很难不受到影响。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你既然是蒋珊思的朋友,就是我们的贵客。”

蒋老爷和气道,蒋夫人也在一旁附和。

“别紧张只是出于关心问候,你就安心先住下来,你们家那边我们也不会插手。”

和善的蒋家夫妇也让阮妍放下了心中的负担。

在假期的最后一段时光在蒋家落脚,顺便处理了电影后续剪辑的一些小问题。

转眼便到了九月初,进入立秋炎热不减丝毫。

阮妍同蒋家夫妇道谢,便收拾好了行囊前往帝都。

她余下的时光和机会都会在那等着她。

>>>点此阅读《天降热搜:顶流影后她A炸了》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