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宫斗宅斗 » 正文

兰潇潇 瞳离《皇上,皇妃带着小皇子在修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皇上,皇妃带着小皇子在修仙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鹿小宝

角色:兰潇潇 瞳离

简介:拥有无上法力的瞳离被六界封印万年后,在月圆之夜利用邪术聚集了自己心爱人的魂魄,但自己却散了全部法力。被杀后重生为湘王府王妃的孪生妹妹,再次遭遇了刨腹取子的惨剧。
瞳离再次重生后只有两个念头,找回自己的爱人,夺回自己的孩子。
期间却跟大皇子纠缠不休,并助其上位修仙。
“夫人可多传授我几句心法?”
“夫人我这修炼可正确?”
“夫人这孩子太可爱了,咱们也要一个好吗?”
“走开!不要打扰我跟福宝修仙!”

皇上,皇妃带着小皇子在修仙

《皇上,皇妃带着小皇子在修仙》第9章 再胡说我撕烂你的嘴免费阅读

瞳离从腰间掏出一把四星八忍镖,朝着金妈妈就扔了过去,只见小小的飞镖直接割破了她的嘴唇和脸颊,就像一个血肉模糊的大嘴怪!

金妈妈一声尖叫,而兰潇潇也躲到了一旁,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被自己当做小丫鬟使唤的妹妹,换了容貌,还有了这等本事。

“再胡说,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这位姑娘,湘王府可不是你随意撒野的地方!”兰潇潇的贴身侍卫从刚才她出手时就迅速站了出来,挡在兰潇潇面前,保护着主子。

不过在瞳离看来,只觉得是一路货色,毕竟兰卿卿的死他也有份。

“我教训不会说话的下人,看门狗还能拦着?”怎么说瞳离也活了一万多年,敢教训她的人怕是还没出生。

瞳离也知道这个侍卫不是个善茬,幸亏自己这身体武力也不低,打一打练练手,倒是可以跟这身体更匹配。

侍卫被叫看门狗,心里自是不乐意,但又不敢发作,回头看着兰潇潇,征求同意。

“来湘王府撒野,打伤湘王府的仆人,没有人管得了了吗?来人,报官!”兰潇潇终于回过神来,命人去报官,就算眼前这个女人真的是自己妹妹,抓起来才好!

“好姐姐,这是不怕我把你那些破事都抖落出去吗?”

“勿要随意说,你空口无凭,就诋毁他人,我要去官府告你诽谤之罪!”兰潇潇心里认定了,眼前这个人,就算是自己的妹妹又如何,她有什么证据?所有的证据都已经消灭的干干净净!况且两年过去了,连个痕迹都没有了,她又如何证明自己!

兰潇潇心里暗爽,跟我斗,你还嫩点,当年我可以杀了你取你的孩子,现在我也可以把你送入大牢,不得翻身!

“那咱们不用麻烦官府来人了,我随你去便是。”瞳离看着兰潇潇,眼底是深不见底的恐怖,瞳离又转头对房公公一施礼,“房公公若无公务在身,可否陪同?”

房公公也恭敬回礼,若此人真是兰卿卿,那么就是国公府的人,也是湘王妃的妹妹,哪怕他们并不和,但身份不会变,所以以礼相待准没错,“我可以陪同。”

房公公回头一招手,远处竟过来一个小厮,房公公向他低语几声后,就让他走了。

这是三皇子在城中的眼线,房公公回城后就放心了很多,毕竟随处可见一些眼线,他们都可以帮他回去跟三皇子复命,诉说事件收尾。而这个眼线他敢暴露出来,自是要废掉的棋子了,估计没几天,这里就会来一个新的眼线。

瞳离见此自是要留心,她接下来可就是要找找盯在湘王府的新眼线是谁了,这眼线以后肯定可以被她所用,毕竟她与三皇子可是有过杀人的交情。

“备车,去衙门。”湘王府的下人们立刻就拉出了马车,这行动力可是杠杠的。

“没有我的?”瞳离皱着眉头,看着兰潇潇。

“你随意造谣王妃,还伤了金妈妈,你怎么可以坐马车。”侍卫毫不客气。

“那我就不客气了,这辆我坐了。”瞳离一步就登上了最前面的马车,上车时还故意挤了一下由丫鬟扶着准备上车的兰潇潇。

只见兰潇潇和她的贴身丫鬟一同跌倒在地,引得一群下人速速围了上来,而瞳离却在马车上笑的前仰后合,这嘲笑声可得大一点。

“你下来!”侍卫已经拔出了随身佩剑,指着车上的瞳离。

“本姑娘还就不下来了,这坐着舒服!”瞳离一翘腿,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做好。

兰潇潇在地上“你你你”的气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侍卫一步便登上了马车,刚准备用剑挑开马车的帘子,却被一块石头击中了剑柄,手中佩剑当下被打掉。

“暗器不长眼,想死我可不拦着。”马车里传出瞳离慵懒的声音,听起来她都准备睡一觉了。

侍卫更加生气,可当他再次准备掀开马车的帘子时,只觉得手背一痛,血淋淋的一道划痕赫然出现在手背上,甚至延伸到手腕上。

“伤及动脉,不去止血怕是一会就活不成了。”

侍卫本以为瞳离只会一些武功的皮毛,谁成想她竟然一击致命。

见兰潇潇的贴身侍卫都败下阵来,自是没人再敢上前。

“王妃,不吃眼前亏,到了衙门她就没办法这么嚣张了!”兰潇潇的贴身丫鬟将兰潇潇扶起后,又安排下人再去拉来一辆马车。

“派人去国公府,请父亲和母亲过来!”兰潇潇咬牙切齿,到时候父亲母亲过来了,又在衙门,看你怎么嚣张!

衙门门口,早有下人去击鼓。

在衙门之中,兰卿卿竟自顾自的搬了把椅子过来坐着。而她的身旁,金妈妈倒是跪在地上一直哭。湘王妃和房公公有人安排了座椅,都坐在旁边。

“大人啊,您要为小人做主啊!”金妈妈哭天喊地,倒是与身旁玩弄指甲的瞳离形成了鲜明对比。

眼前坐着的是钱知府,与湘王府算是有一定交情,这湘王妃的下人受了委屈,他当然要顾及一点湘王府的面子。

“你是何人,为何要擅闯湘王府?”钱知府的小眯眯眼,就给人一种尖酸刻薄,贪图钱财的形象。

“我是湘王妃的妹妹,自是可以去。”

“为何又伤害仆人?”

“她说话不恭不敬,该调教。”

“你又不是湘王府的人,你有什么资格管教!”

“可谁叫湘王府的人不懂得如何管教下人,所以我才替他们管教一下罢了。”瞳离说的事不关己的样子,全都是因为他们管教不力,出来丢人现眼。

“大胆,那你也不可随意殴打他人,来人,罚三十大板!”

“慢着!知府大人,我想问一下,欺骗夫君、抢夺他人孩子,是什么罪?”瞳离一边说着话,一边望向兰潇潇。

“大人,她殴打下人已是事实,岂能容她再次狡辩!”兰潇潇听到瞳离的话可坐不住了,立马站起身来。

“来人,拉出去!”

>>>点此阅读《皇上,皇妃带着小皇子在修仙》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