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小说萧楚薇 王玉露《穿成煞星公主,靠医术成了香饽饽》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成煞星公主,靠医术成了香饽饽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晓晓鸭梨

角色:萧楚薇 王玉露

简介:在读中医研究生萧楚薇一朝穿越到集家世颜值于一身却从出生就批命里带煞、远离皇宫的几岁小公主身上,靠着医术和现代女性的智慧最后居然成了争相抢夺的香饽饽……

穿成煞星公主,靠医术成了香饽饽

《穿成煞星公主,靠医术成了香饽饽》第9章 认亲免费阅读

第二天,萧楚薇刚刚同奶娘用完早膳就有人前来,果然如昨天穆云所说,来人是一对中年夫妻领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姑娘,女人略微发福,中等个子,衣服简单朴素,头上只簪了一根银簪,看上去挺和气的,对着萧楚薇笑的真诚又略带一丝奉承。

男的则略显单瘦,脖子有些微微前倾,萧楚薇觉得可能是长期伏案写字造成的,不苟言笑的表情搭配他一身的半旧月白色长衫,再加上微坨的背,给人一种孤傲却又有些颓废之感。

而小女孩身着一身鹅黄色麻料衣裳,头上梳着同萧楚薇类似的垂鬓髻,用两朵像桃花一样的粉色绢花点缀着。

在萧楚薇打量完他们时,奶娘也适时的上好了茶,萧初薇先于他们开口客气起来:“我可是能称呼您二位为舅父舅母?昨日刚到本该拜访的,可惜天色已经不早了,今日还劳您一家前来,实在不好意思!”说完又引着他们一家入坐:“来,请就坐喝茶。”

萧楚薇一说完,女人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几分,忙道:“小姐客气啦,您昨天刚到礼该我们一家相迎,只是昨日夫君他要在学堂授课,您那边王家又说对您无需太过……”

“咳”女人的话被男人的轻微咳嗽声打断,女人朝男人看了一眼,又继续道:“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要在门外引人注目的迎您,今早我们一家前来探望也是一样的,想必您也能理解。”

萧楚薇听她说到对自己的态度时,这对夫妻略显不自在的表情,突然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于是拿出快速打开社交的法宝———和为人父母的聊儿女,道:“您女儿应该比我大一些吧,以后您就叫我楚薇或者小薇都可以。”

萧楚薇报出自己在现代的名字,反正原主也没有起名,索性就用这名字吧!自己也能很快习惯。

接着看向小姑娘问:“姐姐叫什么名字啊,今年几岁了?”小姑娘显然有些不适应别人直接问她话,愣了一下方答:“我姓王名玉露,今年十二岁。”

说完呡了下嘴巴,看了自己家父母一眼,眼神坚定了几分,像是做了个什么决定一样,接着道:“你叫我一声姐姐,我该送你礼物的,等会我去拿来给你。”

萧楚薇不觉有些好笑,这个小姑娘挺有意思的,送人礼物居然一板一眼的。

王家舅舅听他们说半天都没有说到重点,于是开口道:“萧小姐,我们家同那后族王家到如今其实也就是同姓了,听说您也是王家本家的一个远房表亲。因要读书识字才来我家的,看得起我们就论辈分叫一声舅父舅母吧!不然也可以同外头那些前来听学上课的叫我一声夫子也可。”

王家舅舅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又继续道:“这杯茶就当我受了你的入学拜师礼吧,若已经安顿好了,明天和小女一起结伴来上课。”

萧楚薇闻言忙起身对着王家舅父行礼:“是!舅父,以后我在学堂就唤您夫子,在家还是叫舅父。”

王家舅父坐着受了一礼,点了点头,显然挺满意萧楚薇的做法。于是道:“好了,既然事已说完,那我们就不打扰了。”说完就起身准备离开。

看着这一家子起身准备离开,萧楚薇一一同他们道别。萧楚薇好像有些明白王玉露的性情从何而来了。

“奶娘,刚刚王小姐说要送我东西,您看看我有什么东西可以送给她的,稍微贵重点的。”萧楚薇问奶娘。

奶娘转身拿出一个小木盒子,道:“小姐,这些是这两年用您的月例钱买的一些小的珍珠玛瑙,还有您每年生辰,过年压岁,之前您那边姨妈送的一些稍微贵重点的礼物!”

萧楚薇打开盒子一看:好家伙,这些对在现代的穷学生自己来说可是一笔巨款啊!有银手镯,银项链,金葫芦,金手镯,金锁,玉葫芦,玉手串,玉如意,还有不少金银花生。

萧楚薇看着这些布灵布灵,一看就很贵的东西,觉得自己那便宜姨妈肯定是不会送这么些贵重礼物的,不然为什么自己和奶娘来这边投奔这个堂舅,她们家连个像样的马车都没有,还得雇车。

萧楚薇觉得这些东西有可能是慕云通过那姨妈之手送来的,回头还是问问慕云。

不得不说,萧楚薇真相了,她那所谓的姨妈,连穆云每个月给萧楚薇的月例钱她都要扣下一些,别说省得给她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娃娃买这些贵重东西了,而慕云看她做得不过份也就随她去了。

这些礼物的确是穆云在通募钱庄给她领的压岁钱和生辰份例钱,同穆九两个看到有合适的就给她买了由她姨妈给的奶娘,一来觉得皇家公主也不能太寒碜,二来是警告她姨妈一家,不要太过分,萧楚薇还是受看重的。

直到萧楚薇来到前不久的一场瘟疫,她这姨妈不幸染上了,又因缺医少药的,更怕萧楚薇因为她们家沾了瘟疫就离开,少了个财神爷,于是拿着自己吃过的吃食送给萧楚薇吃,想着萧楚薇能同她们一家共进退。

被盯梢的穆九给发现了,于是他们给皇后写了这么多年的第一封信,接到的指令就是让姨妈一家全部染疫而死,再安排萧楚薇往东南吴州而来。

而此时的穆云正同穆九说着自己昨天的想法和打算,而慕九则表示没有异议,两人都觉得一大一小两个女人,随着萧楚薇长大,很多时候没有个男人在外办事确实不方便。

两个现在怎么都没有想到萧楚薇的不方便,是她身为一个女子很多事不好做,而不是他们认为的不能做。

萧楚薇和奶娘最后商议送一个和田玉的玉如意给王玉露,这个东西虽说稍显贵重,但却适合王玉露,总不能送一个十二三的小姑娘挂着铃铛的金银手镯。

看来看去还是觉得这个玉如意好,寓意好,给小姑娘又不显俗气,又因是玉同她的名字也相和。

定好之后不一会,就见王玉露端着个托盘走来了,她放下托盘,掀开盖布对萧楚薇道:“楚薇表妹,这是我送你的文房四宝,你明天就要上学了肯定用得上的,还有我自己做的一个书袋和笔袋,你不要嫌弃”。

她说完看了一眼萧楚薇,见她没有嫌弃之色又解释道:“这本来是做给我自己备用的,我想着你应该没有来得及做,就给你拿来了,你先用着,要是觉得不好等你有新的了,你回头把它们还给我。”

萧楚薇不由觉得好笑,还有送人礼物想着还的,不由起了逗弄之心,她拿起书袋和笔袋装模作样看了看道:“可是,玉露表姐,我挺喜欢你的书袋和笔袋的,我不想还给你呢。”

王玉露听到这里没有因为萧楚薇说不还不高兴,反而提高了音量开心的问她:“真的啊?你觉得好看喜欢啊?你要是喜欢我不要你还的!我娘她一直说我女工不好。”

萧楚薇看着手中做工简单,但是却也不丑的书袋,觉得自己这个二十几岁的都不一定能做得这么好。

于是对性子简单而又直接的王玉露说:“我真的喜欢啊!玉露表姐,你送我东西,我也应该礼尚往来送你东西的,不过我的东西不是自己做的,你也不要嫌弃哦!”

王玉露没有想到这个新认识的表妹居然能和她聊得来,不像她那些亲堂姐妹和表姐妹的,都不喜欢和她玩,有时候还会用看傻子样的眼神看自己,一到被自己爹罚抄书就当她什么都不知道的找她帮忙抄书!

要不是因为她们会拿些她自己家没有的书给她看,还同意她抄录,她才不同她们玩。

于是王玉露笑得更自然了,还安慰起萧楚薇说:“我不嫌弃的,薇表妹你年纪还小,等你长大了就会做好多事了。”

萧楚薇接过奶娘手里的玉如意递给王玉露道:“你看,喜欢不,这个玉如意寓意好,还有和你名字一样的字,玉露表姐带上后肯定也会事事如意的。”

王玉露看着眼前虽然只有自己大拇指大小的奶白色如意吊坠,晶莹剔透,毫无杂色,甚至散发着奶白的光晕。

不由得想起自己在书上看到的首描写和田玉的诗:堵得新疆石,细观和田润。一生良苦心,三石两幸运。去污亮真容,赢得剔透明。冰晶玉肌清,星空籽料金。

王玉露回神之后对萧楚薇道:“这,我不能要,这太贵重了,你可要好好收起,以后可别轻易拿出来。”

说完还看了一眼奶娘,好像在说:你怎么不管着由着她胡来。

“玉露表姐,我喜欢你呀,你是我在这里交的第一个朋友,而且我觉得我以后肯定也找不到能比你更要好的朋友了,你就收下吧!除非你不喜欢!”

萧楚薇用着小孩子任性撒娇的语气说道,又正色补充道:“要不,你先手下人,用舅父舅母说了之后,如果他们也觉得你不该收,你再拿个我!”

王玉露拿着手里的玉如意,触感温润细腻,岂止是喜欢啊,只是觉得自己不能收这么贵重的礼物。

于是在萧楚薇的劝说下,回道:“那好吧,如果我爹娘说不能收,我就还你,现在我就权当你借我拿回去观赏,也就当你的回礼了!”

“好的!玉露表姐。”萧楚薇笑着答道。“嗯,那我先回了,不打扰薇表妹你了,我也还要回去做功课了!”

王玉露被说服之后就起身痛萧楚薇告辞。萧初薇看着王玉露的背影心想:这姑娘真不错,性子耿直,不爱慕虚荣不贪财,就是说话不够圆滑也算不上什么大缺点。和这样的人做朋友还真是舒服又省心,看来以后的时光不会无聊了。

萧楚薇不知道的是,自己此后经年的时光里都因为这个姑娘过得省心又不无聊。

一个上午就这样过去了,用过饭午休一会,奶娘就唤醒萧楚薇,说是快到申时了,给萧初薇捯饬起来准备等下同慕云出去。

此时萧楚薇才想起忘记提前和奶娘说,自己要打扮成男童模样出去,这会估计没有男童的衣服。

但还是同奶娘说了,奶娘拿出两件男童衣服道:“小姐忘记了,我们在越州刚上路时,我不知道咱们有护卫,就给您说过,我有带两身小子衣裳,路上有个什么,小姐就换上小子衣裳以防万一。”

萧楚薇此时不得不佩服奶娘的心细和准备,于是顺水推舟的不好意思道:“嘿嘿,我忘记了。”

在奶娘交代在外要注意安全,规矩……絮絮叨叨中,换上衣服,打理好自己,静等穆云来带自出门。

>>>点此阅读《穿成煞星公主,靠医术成了香饽饽》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