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言情 » 正文

师姐,你人设塌了最新章节,江莺 明芷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师姐,你人设塌了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爱吃汤圆

角色:江莺 明芷

简介:仙元宗的面瘫传承已久,前有不食人间烟火的祁洛仙君VS后有冷心寡情的大师姐明芷。不知何时起,鼎鼎有名的两大人物人设崩了——“哎呀!仙君居然问我何处有美酒佳肴!”“害怕!师姐居然关心我伤好了没。”究其缘由,两人在互为毀对方人设的道路上,走出了康庄大道和真香定律。

师姐,你人设塌了

《师姐,你人设塌了》第九章 师兄归来免费阅读

当江莺拉着明芷到报名场时,果然人头攒动,场面十分热闹。

“各位同门,别挤,别挤啊!排好队,慢慢来。”负责登记的师兄对着乌泱泱的众人道。

“报名时,第一拿好身份玉牒,排好队;第二,不要大声喧哗;第三,不要滋扰生事,违者请去执法峰领罚。”执法峰的唐长老一现身,现场的嘈杂声音立刻就小了下去。

在仙元宗内,大家最不想去的地方莫过于执法峰了。一旦犯了过错,走上一趟执法峰,接受惩罚也就算了,还要经历一场深刻的精神思想的洗礼,执法的师兄师姐们会将你教育到后悔对不起夫妇,对不起天地,有愧于宗门。领完罚了还没完,你前脚刚出执法峰,后脚你的“光辉事迹”就会被张贴在人来人往的练武场,并在告示末尾神来之笔地添上一句“态度诚恳,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望众弟子以此为鉴。”

所以有事没事千万别得罪执法峰的人,更不能得罪执法峰唐长老——因为他修仙修的是卜算之道,落在他手里,他会毫不留情面地为你占卜,将你生平中的大小错事拿出来,一本正经地给你分析错误,顺便教育一下。

众人面上维持着友好微笑,心中忍不住诚惶诚恐。

就连天不怕地不怕的掌门之女江莺,看到执法堂的众人也不由在脑海中叫一声“不好了!”,便缩了缩头,尽量减少存在感。

由于蠢鱼是大师兄,与执法堂的众人交际频繁,关系颇深,难免会给自己使绊子,还是躲躲为好。

明芷直视前方,看到唐长老领着执法堂的师兄师姐们在众人幽怨的目光中款款落座于登记的师兄旁。她又瞅了瞅旁边的江莺,庆幸有人可以让师妹闭嘴了,不用应付她,耳边可以安静一会儿了。

排队排了有一会儿,“师姐,师姐,你快看那是谁?”

师妹怎么又开口说话了?

明芷无奈地顺着江莺的视线而去,眼里的泛起了丝丝笑意。

师兄回来了啊!

一个挺拔的身影左手携着剑,剑柄上却是明显不搭的破旧的碧青色的剑穗。

明芷曾多次提议师兄换掉它,可师兄总说,这是师父师娘成人礼时送他的礼物,他舍不得。留着剑穗在剑柄上,他说,好像师父他们就在身边一样。

师兄姓南宫,单名一个“衍”字,他本是东洲大陆皇室的太子,机缘巧合之下遇上了正在凡间游历的父亲,遂拜了明离为师。

师兄还说过,遇上父亲踏上了修仙之路是他最幸运的事。

“嗯,是师兄。”明芷小声的回答江莺。

“唉,要是师兄不是执法峰的人就好了,那么一个温柔可亲的南宫师兄居然去了执法峰,简直是暴殄天物啊,着实可惜了呀!”对于南宫衍在执法堂任职一事,江莺深觉遗憾,心中耿耿于怀。

当初父母亲陨落后,在葬礼上她第一次见到了父亲曾提起在凡间收的弟子,一个温文尔雅,说话时脸上总带着笑容的师兄。他会跟她说许多他知道的有关父亲和母亲的事。

在霞月峰上,父亲的弟子只有他们两个,伤心难过时,师兄会安慰他;被人欺负了,师兄会护着她;有好玩的,师兄会买给她。

在明芷心里,除了江师叔、师叔母,江莺之外,师兄也是她重要的家人啊!

五百年的前三百年,明芷是住在通天峰的,和大师兄淳于衡、二师兄周清寒以及小师妹江莺一起长大的。那段日子里,南宫师兄早晚到通天峰报到,来看她。直到长大成人,明芷才搬回了霞月峰。

二百年前,在一次师兄和唐长老等人一起出任务时,出手救了唐长老。为感谢师兄的出手相救的恩情,唐长老便把师兄留在了执法峰。自此,师兄经常任务在身,明芷便不常见到他的面。

南宫衍感到背后有人的视线一直在追随他,待向唐长老回禀完事后,转身才发现挤在报名队伍中的明芷和江莺,他对着她们莞尔一笑,点了点头示意。

“终于轮到我们了,师姐,把玉牒拿出来,我们一起登记。”

“嗯,好。”明芷把自己的玉牒交到了江莺的手中。

登记的师兄查看了玉牒后,便在纸上做登记,“参加什么类的比试?”

“我修的是符箓,师姐比的是剑。”

“好的。”登记的师兄把玉牒归还给了她们,“好了比试的时间地点会明日张贴在此,你们明日过来查看。”

走出了队伍,明芷猜想南宫师兄既然回来了,今日必定是要回趟霞月峰的,“我先回去了。”

“师姐,你要不要和我去通天峰,我娘今天要做新糕点,”想到好吃的,江莺止不住咽了咽口水。

修仙之人一般在进入筑基期后,会逐渐辟谷,进入金丹期后可完全辟谷。江莺已到筑基后期,是可以不吃东西了但嘴上总戒不了好吃的。

明芷想到了师叔母做的甜滋滋的糕点,也有些嘴馋,在吃上明芷和江莺是唯一有相似的共同爱好。

她又想到师兄,有些为难地摇了摇头,“我明日来看告示时再同你一起回通天峰。”

“好吧!”

“师妹,江莺师妹,多日不见了,近来可好?”

明芷两人在商量要去哪里时,连南宫衍走近了都未发现。

“南宫师兄好,我们都好。师兄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不久,有要事就直接来这回禀长老了。”

“师兄好,师兄忙完了?”明芷问道。

“嗯,我们一起回霞月峰,可好?”

“好。”明芷点了一下头,又与江莺道了别。

明芷掐诀正要御剑,南宫衍走上去温柔地制止道:“好久没欣赏过仙元宗的风景了,师妹陪我走走可好?”

“可以。”明芷收起了佩剑,与南宫衍慢慢地踩着广场的台阶拾级而下。

“师妹怎么想起要参加宗门比拼?”

“这次比拼大会可能跟深渊妖龙有关?”

南宫衍顿了顿脚步,好奇但又担忧地看向明芷:“哦?师妹消息来源可准确?千万不要因师父师娘冲动行事!”

江莺师妹说有听到师叔说起深渊妖龙的事,想来跟这次宗门比拼多少有些关系。

明芷抬头迎上了南宫衍的目光,缓缓开口道:“听说深渊妖龙苏醒了,我猜想比拼大会应该会与此有关。”

明芷睁着双凤眼,目不转睛地表露出眼里的悲伤和报仇的决心:“师兄我想为阿爹阿娘报仇。”

南宫衍已许久没见到明芷毫不掩饰的情绪外露,长大后,明芷一直是板着张脸不见悲喜。

他不忍地转过头,瞬间把眼里的愧疚埋在了双眼皮下。

两人停在台阶上,和着西沉的落日,构成一幅唯美的工笔画。

祁洛背着山顶的风,站在修德峰的出入口,看他们一副“含情脉脉地互诉衷肠”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些不顺气,冷哼了一声,甩了甩袖子,凭空离开了原地。

>>>点此阅读《师姐,你人设塌了》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