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仙侠 » 正文

逆修封天最新章节,季云 袁风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逆修封天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八月雈苇

角色:季云 袁风

简介:世人分三六九等。
上位者掌控着生杀大权,谓之代天行事。然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在天道眼中,众生平等,不分贵贱。

书评专区

逆修封天

《逆修封天》第9章 前往袁府免费阅读

风灵收回手掌,疑惑道:“问题倒是没有,只是小云的修炼好像有些异常,灵穴还未圆满,但已经开始炼魂了!”

“这……这还没有问题?”袁风惊疑地问道。

风灵点点头:“确实没有问题,小云的身体状态前所未有的好,但在引灵境界就开始炼魂的情况,我是闻所未闻!”

季云和袁风没有说话,眼睛全都看着风灵那张绝世容颜。

只听风灵继续说道:“大凡修道之人,境界都是循序渐进的,小云的情况,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认知!”

季云笑着开口:“想不明白就不想了,父亲和师公或许会知道,回去问问他们不就好了吗?”

风灵点点头,季云说得没错,想不通的就先放一边,毫无头绪的冥思苦想,只会徒增烦恼。于是风灵便也不再去想了。

正在这时,仙鹤一鸣推门进来,身后跟着端着托盘的店小二,上面是冒着腾腾热气的各色菜品。

那两名家丁小跑过去,帮着小二把色香味俱全的佳肴一一摆上餐桌。

风灵叫二人一起上桌吃饭,两人却连连摇手。

风灵没有勉强,只是回头对小二说道:“劳烦小哥再多拿几只碗碟上来,帮我们把这些菜品分出一些!”

小二点头称是,躬身退了出去。

仙鹤一鸣大咧咧坐到桌旁,拿起筷子就要要碗里夹菜,口中叫到:“好久没吃这么美味的凡间食物了,上次吃还是十几年前跟老爷子下山的时候!”

风灵眼疾手快,一把夺过他手中打筷子,笑骂道:“都说饿死鬼,我看你应该叫饿死鸟!等会分了菜与两位公子,有你吃的!”

季云和袁风在旁边捂嘴偷笑。

那两名家丁听到风灵称他们是公子,惶恐道:“风小姐,您可别折煞小人了,小人就是一下人,哪佩称公子的名号!”

风灵没有与他们在这方面多说,只是笑道:“你们俩伺候小风,也累了一天了,莫要这般拘谨!”

袁风听到风灵的话,回头对两人轻喝道:“你们俩听到没,这里我灵姐姐最大,她的话就是圣旨,天旨!她说什么照做就是了!”

两人点头哈腰,连连称是。

这边小二动作也是极为麻利,拿着碗碟进来后,看向风灵,露出询问的表情。

风灵指着桌上的菜肴笑道:“这些菜每样都分取一些,放到那边的桌子上去。”

小二点点头,很快就分好了,放到旁边的小桌上,躬身行礼后将房门轻轻关上离开。

吃饭的时候,袁风季云边吃边说话,风灵吃了一些,便优雅的放下碗筷,看着两人开心的交谈,眉眼如画。

偶尔还会拿出丝巾帮两人擦去脸上的饭菜,把一个好姐姐的样子表现的淋漓得体。

吃完饭后,季云和袁风又要去逛街,还非要拉上风灵一起去。

风灵也没抗拒,一行人就出了客栈。

街上人头涌动,两边各色各样的小贩满脸微笑地招呼着来往的客人。

几人边走边看还边买,除了风灵和朱雀二鸣,其他人手上都提着各种东西,皆是吃喝玩乐的物件。

“小姐,您常常这个!”仙鹤一鸣手拿一根剥好的香蕉,将之举到风灵面前。

风灵笑着接过,咬了一口,香滑软糯、绵软香甜,她向仙鹤一鸣举起拇指,以为肯定。

旁边朱雀二鸣看向仙鹤一鸣,仙鹤一鸣马上会意,拿出一只青里泛白,白里透红的水蜜桃,施展法力,在上面轻抚一下,便将毛皮尽皆去除,然后笑着递向朱雀二鸣道:“师妹你常常这个,味道好极了!”

朱雀二鸣一口吞下,又看向他:“没吃出来什么味儿!”

旁边季云看到后,笑着说道:“二鸣,桃子可不是那样吞的!”说着拿起自己手中的水蜜桃,去皮之后,在朱雀二鸣的注视下,一口口吃完,将核儿抛进街边的渣桶之中。

朱雀二鸣从仙鹤一鸣手中又抢过一个桃子,如法炮制,去掉表皮,学着季云的样子,吃得满嘴流汁。

看到朱雀二鸣的样子,几人不禁哈哈大笑。

朱雀二鸣还不自知,看向风灵:“小姐,你们笑什么?”

风灵笑吟吟取出一面镜子,将朱雀二鸣的样子照在她面前。

朱雀二鸣脸色不变,突然抓起仙鹤一鸣的衣服,擦掉脸上的狼狈。

“哎哟!我的毛……啊……我的衣服!”仙鹤一鸣惊叫道,“师妹你干嘛呢!”

朱雀二鸣对他翻了个白眼,扬起下巴,趾高气扬地道:“切!不就一件衣服吗?能给本姑娘擦嘴,这是它的荣幸!”

“那你干嘛不用云老弟的衣服擦!他肯定更荣幸!”仙鹤一鸣叫到。

季云一听,一巴掌拍向仙鹤一鸣:“叫谁老弟呢!本公子二八年华,风华正茂,哪里老了?”

旁边袁风咬了一口手中的点心,咕哝着道:“就是就是!我云哥君子如玉,风度翩翩大帅哥!你这只鸟啥眼神儿!”

仙鹤一鸣伸手挡住季云的巴掌,嘿嘿笑道:“本公子才是丰神如玉,风度翩翩,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嗯,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正是那些儒生夸赞本公子的!”

“嘁——”

众人嘘声一片。

袁风更是把口中的食物笑喷了出来,指着仙鹤一鸣道:“就你?还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你是想笑死本公子,好抢了我的糖葫芦吗?”

仙鹤一鸣手摇折扇,面不改色笑道:“你个小屁孩懂啥?”

说着指向不远处一名看向他的少女道:“看到没?本公子的气质就如天上的皓月群星,在夜空中闪闪发光!”

还真别说,仙鹤一鸣化形时故意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绝世美男子,那些看不穿他根脚的凡人女子,确实被他深深吸引。

一行七人,两个半大小孩,两个女子,还有两个小厮,也就仙鹤一鸣能让路边诸女不停回望。

袁风听到仙鹤一鸣竟然敢叫他小屁孩,顿时不干了,瞪着眼睛道,:“说谁小屁孩呢!你才小!你一只鸟怎么好意思说我小!不服比比?”

“咳咳!”

风灵虽未经人事,但也曾走南闯北,普世救人,一下就听出来了袁风的弦外之音。忍不住脸色一红,轻咳两声。

仙鹤一鸣也听出来了,但是并不在意,童言无忌嘛!再说了,毕竟这不是在天圩山,而是在天圩郡。

天圩山是自己的地盘,天圩郡却是袁风的地盘,要是太过计较,被袁家长辈穿小鞋就得不偿失了。就算不被穿小鞋,也会影响自己卖弄风骚的美好心情不是。

但也不能太怂,否则面子上就挂不住了,于是开口叫到:“喂喂喂!种族歧视要不得啊!”

袁风也自知失言,但又不愿意道歉,就狠狠咬了一口糖葫芦,扩出核子,吐向仙鹤一鸣。

仙鹤一鸣前身躲过,变幻出一根羽毛,飞到袁风的脖间,蹭得他痒痒直笑。

季云看到好兄弟受欺负,也上去参与了进去,三人一下子就打闹成一团了。

而朱雀二鸣看到风灵微红的脸颊,不解地问道:“小姐,你脸怎么红了?不舒服吗?”

风灵啐道:“胡说什么呢!我早已达到寒暑不侵,百病不生的境界了,哪会有什么不舒服?”

“那你为什么脸红了?哎呀,怎么变得更红了!”朱雀二鸣惊叫道。

“再胡说把你抓起来!”

“我哪里胡说了小姐?”

“就胡说!”

“真没有!”

三个男人打闹没什么吸引力,但两个美女打闹的吸引力可就非同小可了。

路边有男人甚至因为频频回头看,导致一头撞上路边小摊的。

……

几人打打闹闹,一路走走停停。

不觉间,路上的行人慢慢少了起来,一些小摊贩也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

于是风灵他们便与袁风相互道别,并约定明日到袁家府上拜会。

回去之后,二人二鸟分开休息。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风灵便起床了,一番梳洗之后,便带着朱雀二鸣敲门叫季云下去吃早餐。

季云听到敲门声,起身打开门。

看到季云衣衫整齐,风灵露出颇为意外的神情:“昨晚没睡?”

季云点点头,兴奋地道:“师姐,昨晚我又灵化了几十个穴位,现在已经总共灵化了一百三十个穴位了!”

风灵满意的点点头,心中惊叹,但口中却道:“不要骄傲,前二百个穴位相对比较简单!”

季云点头称是。

风灵又问道:“一鸣呢?醒了没有?”

季云有些无语道:“那家伙后半夜出去了,说是要去见个老朋友,到现在还没回来!”

风灵闭上眼睛,神识放开,不一会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笑容。

看到风灵的笑容,季云开口问道:“他在哪呢?”

风灵睁开眼睛,摇头笑道:“不用理会他了,我们下去吃饭,完了就去袁府!”

季云点点头,关上房门,随风灵下了楼。

此时天刚蒙蒙亮,还是卯时,因为此时已是初秋时分,这个时间,街上的人并不算太多。

两人出门后在客栈对面的一家早餐摊上坐下。

摊主是一位三十来岁的中年妇女,头戴发巾,身系围裙,正在将几碗热气腾腾的馄饨从锅中盛出,然后放在托盘之上,端到旁边几位力工的桌上:“几位客官慢用,小心烫!”

然后收起托盘,向风灵三人走来,为三人倒上茶水之后,热情问道:“几位少爷小姐,要吃点什么?馄饨还是小面?本店还有油条豆浆豆腐脑。”

风灵看着她笑道:“麻烦大姐为我们煮两份馄饨,一份小面。”

妇女点点头,对三人示意后,便过去忙活了。

看着街上三三两两的行人,深吸了一口早晨的清新空气,风灵笑着对季云道:“小云,上次出门去皇城,你那时候净知道睡懒觉,好像还没有欣赏过这样的清晨景色吧!”

季云挠挠头,略微尴尬道:“还真没有过呢!”

风灵笑道:“你看这些行人,晚睡早起,只为了一日三餐,养家糊口。”

季云问道:“师姐你怎知这些人中没有达官显贵?”

风灵笑道:“那些达官显贵,甚少起这么早的,而且也不会亲自来这街边小摊买吃食,要么是家里有专门的厨子,要么就是差下人出来购买。”

“那些人都这么懒吗?”

“不是懒,是习惯。你从小就在封天门,甚少到这凡世间走动,而且师傅教导严厉,很多时候都是亲力亲为,却不知道有些人,把别人的付出当成了习惯,对别人的依赖也成了习惯。”

“这不是好习惯。”季云摇头道。

“的确不是好习惯,但世界就是这样,有些人生来富贵,从不知人间疾苦,有些人生来忙碌,一生辛劳。”

“这不公平!”

风灵笑道:“天道之下,众生命运各不相同,这并没什么不公平的。”

而后话音一转:“我们能做的,只有平等待人,不管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还是能毁天灭地的强者。”

“小云你要记住,不管你未来修为多高,法力多强,都不能像当年那七魔神一样,视人命如草芥,望众生如蝼蚁!否则就是取死之道!”

“即便你世间无敌,也会被天道清算。”

“古往今来,有无数修为高绝的修士,但凡欺压众生的,没有一个能有好下场的。”

“师姐……”季云看着风灵平淡的表情,不知为何,感觉有些不认识这个亲密的家人了。

是的,家人。

季清风只收了风灵一个徒弟,虽两人无父女之实,但却有深厚的父女之情。

在季清风,季云,风灵三人心中,相互都是最亲的亲人。

风灵收敛心情,不再感叹微笑道:“我教你的,也是修行,莫忘了!”

在季云的印象里,父亲很少在山门中,大多数时间都是下山行医,治病救人,正因为时间过多的消耗在医学上面,因此虽为首席,但修为在同辈中,并不是最高。

但这并不妨碍他受到师弟师妹们的敬仰。

季云的修行,大多是风灵在指导,生活起居也多是风灵在照料,当然这是十岁之前,十岁之后,季云就在父亲的要求下,自己洗衣做饭。

因此在季云心中,风灵是亦姐亦母亦师的地位。

平素在山上,风灵很少跟他说这些,这次下山后,不知道为何,风灵跟他说了很多往上不曾说过的话。

是因为自己真的长大了吗?

两人交谈的过程中,朱雀二鸣一直在旁边着,不时耸动鼻头,闻着不远处传来的饭香。

终于,中年妇人端着托盘来到几人跟前,将早餐放在桌上。不等她转身,朱雀二鸣碗中的馄饨连汤带水就已经完了!

惊得妇人张大了嘴巴,客气话都没说出来。

风灵抚摸了一下朱雀二鸣的头发,对摊主笑道:“再来两份吧!”

妇人回过神来,点点头,又去煮馄饨了。

风灵笑着对朱雀二鸣劝道:“二鸣,吃饭不要这么急,要细嚼慢咽,才能品得其中的美味。”

朱雀二鸣砸吧下嘴巴,点头道:“我就是闻着好香,没忍住。”

季云夹了一团面条,放进嘴里,边咀嚼边道:“你就是没见过世面,别的啥也不是!”

朱雀二鸣看了他一眼,道:“就你见过世面,我第一次下山,哪有你那么能耐!”

季云嘿嘿一笑,也不还口,只是专心吃饭。

吃完饭后,风灵取出一小块银两,放在桌面上,向摊主道谢离去。

回到客栈,三人稍微准备了一下,便朝袁家走去。

>>>点此阅读《逆修封天》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