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仙侠 » 正文

小说明瞻 慧尙《傲雪明千里》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傲雪明千里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陌雨疆良

角色:明瞻 慧尙

简介:常言道:人的命天注定,有人天生就注定不凡,有人注定就默默无闻;有人不甘平凡,誓要闯出个名堂;有人成功,就有人失败。总结起来就是: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人的一生所要经历的一些事情,其实在冥冥之中以做好了安排。藩王以“清君侧”的名义发动了一场武装政变,玉清观众弟子为保证江山社稷全部下山守卫京都,只留下了两个小道童看守道观。没想到此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书评专区

傲雪明千里

《傲雪明千里》第9章 江山笔中有乾坤免费阅读

随着老者一声,“开始”,他旁边一个士兵重重地敲了一下铜锣。

前两天晋级的外功门派和免去第一场比试的内法门派开始鱼贯而入。反倒是雪明威带队的玉皇宫,不紧不慢的排在最后,也不知是稳操胜券,还是打算重在参与。雪明威身后那个道童临进结界时,转头看了一眼明瞻和竹风。

明瞻招手把老者唤了上来,“我们想看看结界内的情况,你有什么办法吗?”

老者拱手作揖,“回公子,要想看江山笔内的情况,有两件宝物,一个是乾元山的乾坤宝镜,另一个是天机宝典。”明瞻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你耍我呢?这两个宝贝,一个惹不起,一个找不到。”老者赶紧说:“公子息怒,下官还有个办法。”明瞻端起茶杯,斜眼看着老者,要是他在说些不着边际的主意,我敢保证,这个茶杯下一秒就会和老者的太阳穴来个亲密接触。

“那就是,公子也进去。”

明瞻还没发作,竹风不高兴了,走到老者跟前正要发作,老者赶忙说:“我这儿有个口诀,公子进去之后念动口诀,就是隐身状态,谁也看不见。”明瞻心里盘算了一下,抬头看向竹风,“怎么样,师弟,跟我进去逛逛?”竹风双手抱拳,“全听师哥安排。”

老者告诉两人法诀,然后手持江山笔又重新打开一道结界入口,两人进去后,老者把结界关闭,回到了擂台之上。

此时的擂台上摆了个案几,上面摆了一个大香炉,香炉中插了一根成年男子拇指那么粗,十尺长得香。老者命人点上,然后对台下的观众说:“此香燃尽后,出不来的人,将永远留在结界内。”说完,负手而去。

结界内出奇的大,明瞻口念法诀,然后看向竹风,“你能不能看到我?”竹风点了点头,随后竹风也念动法诀,然后低头看向自身,似乎也没什么变化,“是不是咱俩记错了?”明瞻又念了一遍,还是没用,“一个人记错有可能,两个人都记错就说明,这个口诀是假的。”

竹风看了看四周,到处都是树林,天上虽然没有太阳,但特别的亮堂,“那接下来怎么办?以咱俩的实力,就是最末尾的外功门派都打不过。”明瞻一脸的无所谓,“咱俩无门无派的,就是进了凑个热闹,对他们造不成什么威胁,到时候有了出口,咱俩大摇大摆的出去就行了。”竹风看明瞻自信满满的样子,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那个司徒老头有心害你,他肯定暗中有什么埋伏,或者和哪个门派说好了,就是来要你的命。我看咱俩不会那么轻易出去的。”明瞻听竹风这么一分析,也警觉了起来,“如果真像你这么说,咱俩现在应该怎么办?”

“都说出家人以慈悲为怀,咱们找佛宗和道宗的门派,和他们结伴而行,或许能安稳的出去,到时候再找那个司徒老头问个明白也不迟。”听竹风分析的头头是道,明瞻投来了赞许的目光,“好,就按你说得办。”

两人像没头苍蝇似的走了一圈,一个鬼影都没看到,明瞻手扶大树看着四周,“这里连个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咱们这么走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竹风抬头一看,计上心来,“都说站得高,看得远,咱俩爬到树上,说不定能找到路。”明瞻叹了口气,“我就怕,司徒老头给咱俩单独开了一个结界,把咱俩困在里面。”其实有一件事,竹风一直没问,自从昨晚发现军医死了之后,明瞻的两个贴身护卫也消失不见了,一直到现在都没露过面,但竹风没有问,因为他知道,这个不是他该问的。

“呦呵!这有两个落单的小鬼。”

一帮身穿黑色短打的汉子们不知从哪冒了出来,明瞻一眼就认出了他们是铁爪帮的人,因为最明显的就是他们左手那明晃晃的利爪。于是,明瞻上前伸手,“各位铁爪帮的好汉不要误会,我们不是参加斗法大会的,只是一不小心进到这里来的。”

为首的一个汉子用舌头舔了一下左手利爪的食指,然后以一种看猎物的神情看着明瞻,“你以为我们是三岁小孩儿吗?今天,你死定了。”说着,挥动着利爪冲了过来,身后的人也离开散开,呈扇形围了过来。竹风抓住明瞻的衣袖就往后拉,边拉边喊:“快跑。”明瞻踉跄了一下,跟着赶紧跑。

两人专门往树木多的地方跑,为首的汉子追得也极快,一抓挥出,直奔明瞻后脑勺而来,明瞻脚底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给绊倒了,正好躲过致命一击,他身前的树木出现一道可怖的抓痕。明瞻也来不及看,手脚并用的爬起来,快步往里跑,身后的铁爪帮众人玩了命的追。

“往这边来。”

听到喊声,来不及细想,竹风和明瞻朝着声源跑了过去,穿出树林后,是天台山的那个小和尚慧尙。此时他居然一个人站在道路的中间,见到二人慌里慌张的样子,面带微笑的口念佛号,“施主,别来无恙啊!”明瞻仿佛看到救星一样躲在了慧尙身后,“小师傅,救我。”

这时,铁爪帮的人也追了过来,看到小和尚也不害怕,为首的用铁爪指着慧尙,“小和尚,不想死就闪到一边去。”明瞻知道外功门派绝对不敢惹内法门派,便得意的冲铁爪帮的人喊道:“你在那儿叫嚣什么?这位小师傅可是天台寺的高手,你个小小外功门派,也敢在此放肆,快说!是谁让你来杀我的?”

为首的似乎没听过天台寺的大名,转身看向一旁的小弟,所有人都摇了摇头。所谓不知者无畏,既然没听过,肯定没什么本事,再者对方就一个人,自己这边有十几个,数量上也是绝对的优势,最重要的是,出家人慈悲为怀,就算打不过,也肯定不会伤及自己的姓名。想到这里,为首的汉子带着自己那十几个人壮着胆子围了过去,并叫嚣道:“今天管你是哪的和尚,敢挡我们的路,就是死。”

看着他们嚣张的样子,慧尙依旧面带微笑,仿佛他们刚才说得和自己无关一般。铁爪帮的人互相看了一眼,为首的汉子点了一下头,几个人举起铁爪挥向了竹风三人。慧尙右手大拇指套入自己脖子上的佛珠内,将佛珠拽于胸前,左手成掌,口念法诀。铁爪帮的利爪似乎打在花岗岩上一般,在离三人不到三尺的距离,如受重创,全部弹开了。

“我劝诸位施主,放下屠刀。”

铁爪帮为首的汉子看着慧尙那明亮如光的眼眸,深知自己绝对不是对手,但也不能怂,便对自己的帮众说:“我念上天有好生之德,今天不与你们一般见识,我们走。”

“想走,怕是来不及了吧!”

竹风心说,又哪来的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只见又一队人从大道的一个方向走了过来,最显眼的是,为首光头的腰带上挂着两个金光闪闪的牌子。刚才说话的就是此人,神情十分嚣张。他扛着一把鬼头刀,左脸颊有一道两寸长的伤疤,看得十分有气势。

只见他走到铁爪帮众人身前,把肩上的鬼头刀往地上一插,“早就看你们铁爪帮的人不顺眼了,今天就拿你们几个小喽啰出出气,让你们阎帮主知道知道,我们虎鲨帮的厉害,省的他每天想打我们地盘的主意。”

虎鲨帮?竹风听到这三个字觉得十分的耳熟,又一下想不起在哪里听过。

铁爪帮为首的汉子咽了一下口水,“你不要乱来,要是让我们帮主知道,定把你们杀得片甲不留。”

光头大笑三声,挥刀就把面前的汉子的头颅给砍飞了,鲜血喷射而出,喷了光头一身。此时的光头由于地狱里的修罗,看着甚是可怖。铁爪帮的众人吓得魂都飞了,愣在原地,目瞪口呆,一个个有如待宰的羔羊,动也不动。

“阿弥托佛,善哉善哉,施主如此好杀成性,恐对修行无任何益处。”慧尙双手合十走到了尸体跟前,光头满不在乎,“你可别忘了,刚刚他可要杀你,我这可是在救你。”慧尙口念佛经,开始超度亡魂,“复次地藏,未来世中,若天若人,随业报应,落在恶趣。临堕趣中,或至门首,是诸众生,若能念得一佛名,一菩萨名,一句一偈大乘经典。是诸众生,汝以神力,方便救拔……”念完这段,看向光头,此时光头身上的血迹早已凝固,看得更加恐怖。慧尙冲光头施礼,“施主,对方要杀我是他的因,被施主所杀是他的果,而施主不为因之因,种下的确是恶果。”

光头一摆手,“老子没空听你的大道理,你们几个,把这几个铁爪帮的杂碎全杀了,让这小和尚看看,老子就是因果。”光头身边的帮众听闻,纷纷亮出兵器砍向了铁爪帮的众人。铁爪帮的人就是再呆若木鸡,此时也醒悟了过来,抵抗的抵抗,逃跑的逃跑,场面一度混乱不堪。

光头转身看去,脚尖一踢刀身,将鬼头刀又抗在了自己肩上,伸手拍了拍慧尙的肩膀,“小师傅,经念得不错。”说完,转身看向自己的帮众,“一帮废物,这点杂碎都处理不了,看我的。”

竹风拽了拽明瞻的袖子,暗示他乘机快走。明瞻则反手按住了竹风的肩膀,低声说道:“不用担心,我们跟着这位小师傅,肯定能安全出去。”竹风也低声耳语道:“我是觉得这小师傅太能多管闲事了,要是遇到什么厉害的人物,不够自己照顾自己的。”明瞻赶紧捂住了竹风的嘴,“你小声点,这小师傅耳朵特别灵。”

“上天有好生之德,施主又何必平添杀业呢?”慧尙直接站在了光头的刀身之下,光头把刀杵在地上,双手撑着刀把,“弱肉强食,自古就是老祖宗留下的规矩,如果我不杀他,那反过来他就会杀我。今天有你在,劝我不要杀他们,他日,他们要杀我,谁去劝他们?”说着露出一个极为难看的笑容,“小和尚,这里不适合你,我们虽然是外功门派,没有你那么高升的修为,但我们也不是蝼蚁,我们也要活着,努力的活着。”

慧尙直接伸开双手,“施主若同意,我愿替这几位施主去死。”光头直接走过了慧尙的身边,厉声说道:“不愿意,滚!”说完,不再理会他,直接带人去追击剩下的几个逃跑的人了。

明瞻走了过来,“小师傅,你已经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了,我们走吧!”慧尙看着明瞻,点了点头,“我知道出口在哪里,我送你们出去吧!”

竹风和明瞻跟着慧尙往大道的一头走去,遇到一个三岔口,慧尙停了下来,“奇怪,刚刚明明这里只有一条路,怎么现在变成三条了?”明瞻看了看四周,“没什么好奇怪的,一定是欧阳老头用江山笔把结界内的物体给变动了,看来出口也跟着改到别的地方了。”

竹风好奇的问道:“难道他知道结界内的事情?”明瞻点了点头,“那当然,他是江山笔的拥有者,这里面的一草一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竹风看着三个根本看不到尽头的道路,“那我们接下来怎么走,一共就三个时辰,这个结界又这么大,如果找不到出口,岂不是永远也出不去了?”

“这有何难,找不到就打一个口子出去。”

说话的是玉皇宫的雪明威,不过就他一个人,慧尙冲他行礼,雪明威还了个礼,“慧尙师兄,别来无恙啊!”慧尙面带微笑,“明威师弟,风采依旧,走到哪里都是焦点,此次的第一,非你莫属了。”

“哪里,哪里,家师来前都和我说了,要抱着一颗学习的心,出来长长见识。”说着看向竹风和明瞻,“这二位是?”竹风怕他想起来自己是玉清观的人,赶紧说:“我俩不是参加比试的,只是一不小心闯入了这结界里面。”明瞻点了点头,“没错。”

“这里可没什么好玩的,我劝二位小兄弟,还是早点出去吧!免得遇见外功门派那些好杀成性的,再要了你们两个的小命。”竹风心理暗道:你这说得不是废话,能出去早出去了,还用得着在这里瞎溜达。但嘴上不能这么说,“是,你说得是,可我们不知道出口在哪?劳烦雪少侠指点一二。”

雪明威很受用,抬起手,“指点不敢当,这江山笔虽然是世间罕有的法宝,但它有瑕疵,因为它的作用不是用来囚禁的,而是用来模拟世间的大好河山,让人坠入幻境之中不能自拔,所以它的法术壁垒很薄,既然咱们已经知道这里面都是假的,只要找到它的薄弱点,利用相同的法术,就能打开一道口子出去。”听雪明威这么一解释,慧尙都忍不住的点了点头,“不愧是近百年来被号称资质最佳的青年才俊,一眼就看破了此等法宝的瑕疵。”雪明威赶忙摆手,“雕虫小技而已,慧尙师兄,谬赞了。”

虽然雪明威把出去的方法说了,但竹风和明瞻哪里知道,这法术壁垒是什么,薄弱点又在哪里,就算真找到了,俩人又不会此等法术,怎么出去,所以俩人只能继续跟着慧尙。

雪明威走到慧尙跟前,看了竹风和明瞻一眼,低声问道:“师兄,你找到金牌了吗?”慧尙摇了摇头,雪明威拍了拍慧尙,“别逗了,师兄,你如果高深的道行,怎么可能没找到?”慧尙依旧摇了摇头,“出家人,不打诳语,我对比试的名次不是很看重,一切随缘就好。”

两人边说边走,竹风和明瞻就在身后跟着,没想到居然进了另一处结界内,和刚才的情景完全不一样。当四人发现异样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竹风首先发现的不一样,因为这里面只有他在乎能不能出去。雪明威自恃高手,什么都困不住他,而慧尙说一切随缘,讲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明瞻更不用说,他主动进来就是为了能跟这些高手多接触。

“此处有诸多怪异,各位小心。”慧尙说着,手已经摸向了脖子中挂得那串枣红色念珠。明瞻看了一眼竹风,示意他跟紧自己。反倒雪明威好不慌张,闲庭信步的拍着手,“这样才有意思,如果都是那点东西,一点挑战都没有。”

突然,远处传来一处嘶吼声,似乎有什么凶兽在朝此处奔来。雪明威手捏法诀,“寒霜剑。”最怕空气突然间宁静,虽然雪明威喊得很大声,但什么都没有。雪明威怒火中烧,大吼,“寒霜剑。”

迎接他话语的是一头银灰色毛发的狼人,速度极快,一抓打向了雪明威的面门,雪明威下意识的撤了一下身子,爪子贴着边向上打飞了他脸上的面具,并把他的束发冠也给打飞了。雪明威披头散发的往后一退,稳住身形。

“该死,这个结界居然能屏蔽掉同样结界的法术。”

雪明威的意思就是,他结界里的兵器取不出来,自己也无法用结界类的法术,从这里出去。

“结界套着结界,有点意思。看来是我轻敌了,到底是江山笔的主人,手段果然高明。”说罢,雪明威脚踏七星,手捏法诀,腾空而起,召唤雷电,直接逼向攻击自己的狼人。而狼人站起身挥动锐利的狼爪,居然将雪明威降下的雷电给硬生生的打开了,这可属于物理硬钢法术,把半空中的雪明威都看呆了。

这时,一只黑头白身的大鸟以极快的速度从天而降,抓住了雪明威的肩膀,慧尙见此情景,丢出脖子上的佛珠,佛珠在半空中散开,一颗颗打向了那只大鸟。大鸟很聪明,直接抓着雪明威挡下了佛珠的攻击。但仍有一颗击中了大鸟的眼睛,大鸟吃痛松开了爪子,雪明威掉了下来。

狼人也乘机攻向了明瞻和竹风,竹风把明瞻往旁边一推,顺势抱住狼人的身子,向他背后一翻,一手搂住狼人的脖子,一手奋力击打狼人的头颅。狼人吃痛,开始用力摇晃,竹风差点被甩出去,但死死抓着狼人的毛发,一时间,狼人也奈何不了他,反倒吃痛的嘶吼了起来。

雪明威落地之后手捏法诀,趁势一拳挥出,正中狼人心口,狼人身子猛烈的颤抖了一下,摔倒在地。雪明威看了一眼两肩的抓痕,“没想到,这两个畜生还挺厉害。”慧尙伸手一转,飞出去的念珠又合成一圈,套在了他的脖子上。

雪明威蹲在地上看了看狼人,起身对三人说道:“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得赶紧想办法出去。”

“恐怕是出不去了。”明瞻指着远处尘土飞扬的地方,数不清的四眼刺毛凶兽嘶吼着向四人冲来。

雪明威捡起面具握在手里,“难不成今天还要死在这儿?”

慧尙不紧不慢的走到竹风身边,“小施主,可否借天明珠一用?”慧尙此言一出,雪明威眼睛都直了,“你说这小子,不,小兄弟有天明珠?”竹风把脖子里的吊坠取下,交到了慧尙的手里,慧尙手握珠子,“感谢施主,不用担心,我用完便完璧归赵。”说罢,又取下自己脖子上的念珠,配合着天明珠,嘴里低声讼起佛家真言。一道巨大的金光从慧尙的身上冲天而起,金光散去,凝结成一个无比巨大且庄严的佛祖法相。三人看着慧尙的一顿操作,差点没跪下。竹风和明瞻不懂行,雪明威是年轻一代修真的佼佼者,自然知道,慧尙使的这一招是天台宗的绝技:一念三千。号称佛教加特林,一招强行普度众生,瞬间将面前的一众野兽带入了地狱之中。

“想不到慧尙师兄,年纪轻轻居然有如此修为,真是令雪某大开眼界。”

>>>点此阅读《傲雪明千里》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