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正文

末日之尊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末日之尊

小说:都市

作者:骑着母猪要上天

角色:

简介:末日悄然来临,混乱与秩序的撞击,道德和人性的抨击。病毒所带来的进化,丧尸,各种进化的兽类。是弱者的哀嚎四起,还是强者的张狂大笑。

末日之尊

《末日之尊》第9章 唐刀免费阅读

唐文没有睡觉,将自己的屋子空出一大片来,右手拿着自己的唐刀,以腰带动手臂,唐刀舞得虎虎生风,撩,劈,砍,刺,这些融入内心深处的记忆浮现出来。

“爸,我为什么要学这个,这个刀好重。”年幼的唐文有些不理解,别人家的小朋友都是在学音乐,就自己拿个小木刀天天练拔刀。

“你是唐家的传人,虽说辉煌已经不在,但唐家的刀,早已响彻世界。”中年男子似乎有些出神,“来,爸陪你一起练,练完出去吃好吃的。”说着,就拿着唐刀一起舞了起来。

唐文记事起,父亲就是聚多离少,只有每年春节,带着世界各地的特产,吃食回来庆祝下春节,母亲更是不见踪影。有的,仅仅只是一个月就换一次的保姆,还有那满满当当一箱子的小木刀,坏了就换一个,为了得到父亲的夸奖,小唐文自小也是苦练刀法。

刀舞得越来越快,带着风呜咽的声音。

思绪又回到父亲死亡的那个夏天,唐文20岁,那是春节后4个月,满身是伤的父亲在夜晚敲响了门,唐文一惊,自己的父亲苍老了许多,也是这时才发现,世界被蒙上了一层面纱,人们看见的仅仅只有面纱之上,而面纱之下,那一睹所见的惊艳,让人为之震撼。

唐文父亲回家后,亲自监督唐文练刀,一一指正错误,就如同正常父子那样过了2个月,也正是那时,唐刀带着父亲的嘱咐交付于唐文手中。

暗淡的灯光下,唐文父亲,眼中有太多对于唐文的不舍,“我是一个杀手,在业界内有个称呼,叫刀鬼,刀如鬼魅,不见其踪,不闻其声。”说起这,唐文父亲带着一丝留念。

“你是我用国家内最好的卵子培育出来的,你没有母亲,你父亲一生中受过情伤,加上生活不稳定,就没有耽误任何一个人。你比你爹强,你有天赋,有思想,冷静,感情淡漠是你的弱点,也是优点。”说起这,唐文父亲抬手,想摸摸唐文的脸颊,却无力垂下。

“但我不希望你走我的老路,我希望你能过上普通人的生活,有一个安定的生活,有自己喜欢的人,有自己的孩子,不再像你这么悲剧,我对不起你。”唐文父亲说道,突如其来的干咳打断,唐文站在一旁,没有说话,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父亲。

“这刀啊,是家传的宝贝,怎么用的我已经详细告诉你了,你可以不用,但传是必须要传下去的,传男传女无所谓,但是女儿生的第一个孩子要姓唐,跟你练刀。”唐文父亲强调。

……

父亲走了,很安详。跟唐文交代完,像是感怀的喃喃到:“风会带着万物的呢喃穿行于世间。”

唐文仰头,可大颗大颗的泪水还是止不住的下掉,“走了啊,走了,整个世界都剩下我一个了。”

当唐文报好手续,带着父亲的骨灰来到江边,撒入长江,“你父亲我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我希望我的骨灰也是,生于这片土地,我骨灰在哪里,那里就是你的家乡。”当骨灰融于这片世界。唐文沉默的望着江边,身旁是那把唐刀,不过被刀鞘盖住,寻常人也只是当做道具。

回家,唐文将唐刀封于锦盒。

“唐文,你醒来了吗?”张益豪的声音将唐文的思绪拉了回来。

“醒来了,”唐文的声音传出。

张益豪打开门,看着唐文舞着刀花将刀收入刀鞘之中。“老唐,你这啥时候学的?这么帅,教教我。”

“祖传刀法,不外传。”

“切,无聊,话说我昨天不是跟着你跑外面去淋雨?后面的事情我怎么不记得了?为啥我今早起来眼睛这么痛。”张益豪顶着两个乌青眼,有些好笑。

“你猜,”唐文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

“出去吃早饭?”唐文又说。

“走,走。”

9点多钟的庆渝,一改原来的碧空如洗,层层白雾将世界包裹,透露着一股淡淡的浊红。

刚出合租房,门锁转动的声音在安静的单元楼内略显诡异,唐文下楼看见楼梯口一摊一摊的血迹,有些发毛。

突然发现下层楼梯口有人,无意识的游荡着。

张益豪吞了口唾沫,“唐文,这是怎么回事?”

话音刚起,下面的人蓦然抬头,浊红眼睛透露着欣喜,就对着唐文扑来,唐文一脚踹开,还是被丧尸指甲撕破长裤。“走,回去,回房间。”说着拍了张益豪,便转身向上跑了回去。

再说张益豪,连滚带爬的跟着唐文跑,上面又突如其来窜出一个丧尸,浊红眼睛配着粉底加上红艳艳的嘴唇,吓得张益豪是不寒而栗,手脚并用的跟着回到了房间内。

外面两头丧尸还在无意思的敲打着门,大力撞击,又引来两头丧尸,张益豪一看,“卧槽,不给活路,老子上去拼了。”

唐文没有搭话,转身回卧室拿刀。

“我来,”刀拿出来,唐文将刀鞘挂在左腰上。

“他妈的门打不来,”外面的丧尸推攘着挤着门,“我淦。”唐文爆出粗口。

张益豪抵着门,透过猫眼时不时的望上一眼门外。

丧尸敲打一阵后看见无果,便陆陆续续的四处游荡一起来。等到门外就只有一个丧尸后,唐文打开门,跑过去从上至下就是一刀,刀刃上银光一闪,丧尸就被砍头。

唐文拽着头发就把丧尸头颅带回房内。

“恶不恶心,带这个回来,”张益豪丝毫有些反胃,唐文没管。

拿起一旁的水果刀,刀身亮起,就把头颅切碎,只见血肉之中白色结晶散发出莹莹白光。

张益豪看得是目瞪口呆。

“想过要要吗?”唐文夹着结晶在张益豪眼前晃动,“想要自己去杀丧尸。”

张益豪吞了口唾沫,赤手空拳的走了出去,“怎么杀嘛,我一拳一拳打死?”

“你跑顶楼去杀,我给你助阵,勾引个丧尸过去。”唐文说道。

“哦,好。”张益豪有点不详的预感。

正当张益豪双手燃起火焰,一圈接着一圈打在丧尸头,先是把眼睛烧坏了,然后一圈一圈的打上去,“这不是随便打嘛,”扭头一看刚想炫耀,却没发现唐文。

唐文这时站在楼梯口,下面的丧尸听见动静往上跑过来,楼梯可比过道开阔多了,丧尸又是自下而上冲来,唐文面无表情一刀一个小朋友,略微翘起的嘴角彰显出了一切。

张益豪终于打死了那个丧尸,刚想找唐文破开头颅,拿结晶。却发现楼梯口唐文自言自语到,“没了?这就没了?”

张益豪跑过去一看,有点心肌梗塞,“嘶,这就是你说的掠阵?”看着4头丧尸的尸体有点欲哭无泪。

“不然能,看我给你保护得多好,一对一。”唐文理所当然的说着。还慢里斯条的拿出水果刀拿出结晶。3个结晶,有一个翻烂了都没有。

“走,去看看你那个,”唐文说着。

“哥,咱俩打个商量,嘿嘿,给我一个呗,我不白嫖,我以后还。”张益豪跟着后面。

唐文拿出结晶,直接丢过去两个。“先回去吃饭,然后把这栋楼都清扫了。”说完,看了张益豪一眼,“我给你掠阵。”

“五五分,”张益豪吼着。

“一九分”

“六四分”

“二八分”

“成交,”张益豪喜滋滋的拿着结晶回去。

唐文在后面略感无奈。“得给张益豪找个高伤害武器,不然光靠火烧得烧多久。”

中午饭吃的罐头,没有电器,张益豪两个手一边一个锅,热饭,炒菜,煎鸡蛋,看着唐文忙碌的做饭,张益豪略显无力。

“唐文,你说血雨之后,该怎么办。”

“我是孤儿,除了……”唐文犹豫一下,没有说出来,“先跟着你,你就不想回家看看?”

“我家在京都,怎么回去?”张益豪有些不情愿。

“算了,不提这个,血雨的密度很大,丧尸异变得很彻底,京都研究院说只有少数的几个出现,现在我们一共杀了6只,出了5个结晶,没出的那个有一些细小的结晶粉末混在血液中,我嫌恶心,没有拿。”唐文没有接话茬,想起前几天打的电话,心里也有些乱糟糟的。

“不知道异变程度如何,这小区隔音效果太好了,家家户户我们都要收拾?”张益豪疑问?

“是的,这个做为暂时据点,得安全,你发现没,你2级之后,你的火焰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像这样你早萎了,”唐文看着滋滋作响的肉排。

“你才萎得早,”张益豪的关注点似乎有些奇怪,“快点吧,不多了,我想吃饭。”张益豪催促到。“你刀能借我耍耍不。”

“不能。”唐文拒绝。“饭好了,吃饭了。”

张益豪熄灭双手上的火焰,开始跟唐文一起干饭。

“你这能力真方便,哪里都能吃热的。”唐文感慨。

“闭嘴吧你,你这打丧尸的时候一刀一个我有说啥,要不你我们换换?”张益豪反驳。

“达咩,哈哈哈哈。”唐文说着,“一会儿吃完把结晶吸收了,下午争取把这栋楼给搞完。”

>>>点此阅读《末日之尊》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