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脑洞 » 正文

《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青灯语

角色:

简介:(女帝+甜+撩+偏日常)
未婚妻派丫鬟嫁给秦言,想置秦言于死地,幸得九天女帝所救。
秦言拜入女帝麾下,最重要的却非修炼…..而是充当逆徒冲师,天天撩高冷的女帝师父。
“恭喜宿主,牵女帝手,奖万物横推!”
“恭喜宿主,捏了女帝粉颊,奖摄魂圣瞳!”
“恭喜宿主,咬住女帝的耳朵,奖励小世界!”
“冲师成功,奖励…”
“言儿,你每天撩我为何无敌?”
“还喊言儿?”
“唔~夫….夫君大人!”

书评专区

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

《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第9章 师父脸红,逆徒伸手?免费阅读

鼎城上空被一团黑压压的漩涡笼罩,从天而降的恐怖威压,令得数以万计之人气血翻涌,周身不适,即便是藏身屋内之人,也难逃这股威能的压迫。

这一刻,叶鹏等人皆屏息凝气,浑然不敢对老者面露不敬,浑然不敢触及老者的目光,对方的实力早已超出他们现在能触及的行列…..即便说老者能够踏平鼎城,恐怕这对老者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踏空飞行…..”

叶璇灵抬起臻首,眸放异彩,流露出几分羡慕。

“叶家么…..”老者的目光投向叶家府门,显眼的‘叶’字映入眼帘,加之叶鹏等人聚在一起,很难不引人注意:“主人说,小主人与叶家圣女定有婚约,那老夫便先下去见见他们,也好让他们帮我找到小主人…..”

叶鹏等人见老者朝这边飞来,皆露骇然。

聚集的人群自动退避,给即将落地的老者让出场地。叶鹏等主要人物不敢离开,老者显然是冲他们而来,不管如何,他们离开的话,便会显得不懂礼数,不尊重老者。

叶璇灵投向老者的目光亦有几分紧张,已是知道老者现身是为找人,可如今,老者为何落下他们叶家呢?

轰!

随着老者落地,一股劲风肆虐而出;叶鹏等人不敢怠慢,立刻上前行礼,态度谦卑,好似晚辈见到长辈般,敬畏中带着亲切,亦或说讨好。

“你们,便是鼎城的叶家?”老者看向叶鹏求证。

“回前辈,鼎城就我们一家叶家,想来我们就是您指的叶家,没想到前辈竟知道我们小小的叶家,真是让我们受宠若惊,前辈的到来,也让我们叶家蓬荜生辉啊!”叶鹏不敢怠慢,语气客气。

叶家在鼎城虽是底蕴深厚,实力强大的一大家族,但在老者面前,毫不加夸张得说,宛若蝼蚁一般,倘若老者心生不悦,那么没人能挡得住老者的怒火,所以叶鹏不敢表现出丝毫的自大。

“那你,便是叶家的家主,叶鹏?”老者神情变幻一下,双眸直勾勾盯着叶鹏。

叶鹏心中一紧,叶璇灵等人亦是瞬间屏息凝气,被如此强者知晓,可不一定是好事。

“前辈,晚辈正是叶鹏,不知前辈….如何知道我的?”叶鹏不敢隐瞒自己的身份,神色中透出几分紧张,可以说,都快将心提到嗓子眼里了。

“哈哈,没想到老夫一来就找到你了,真是巧啊!”老者突然哈哈大笑,“那这位武相境的少女….想来就是你的千金,叶家的圣女吧?”

老者话锋一转,目光随之看向叶璇灵,这般年纪达到武相境,如此天赋,在这种地方,恐怕唯有自己小主人的未婚妻才能做到。

这位前辈竟还知道璇灵?难道…..叶鹏内心突然蹦出一个猜测,他自认女儿天赋异禀,而世上一些绝世高人消息灵通,对于潜力大的后辈都会略有了解,难道这位前辈是听说过璇灵的天赋…..故而才会落下叶家?!

念及此处,叶鹏觉得这种猜测很有可能,或许老者还会给女儿带来机缘,这也说不定。下一刻,叶鹏赶忙朝叶璇灵示意:“前辈,这正是小女璇灵,璇灵,快向前辈行礼。”

叶璇灵刚得知老者知晓自己时,同样是震惊意外,直到父亲的声音,将她从震惊中拉回现实,她也准备按照父亲的提醒,对老者行礼,可就在这时,却见老者一副惶恐,连忙摆手:“不、不可,万万不可啊,老奴身份卑微,小主人的媳妇,老奴哪里受得了这份大礼!”

哗!

此话一出,顿时令得众人一片惊哗,对于老者的话,显然谁都没有料到。叶鹏更是忍不住看了女儿一眼,而后错愕地看向老者:“前、前辈,您刚才说什么?”

叶璇灵娇容怔住,俏脸变得微红,心中道:“这老前辈来找小主人,怎么就突然把我当成他小主人的媳妇了…..”

众人虽不知老者的小主人是谁,但凭老者的实力,自然认为老者的小主人也是人中龙凤,天之骄子,远非他们这群人,包括叶璇灵现阶段所能接触到的,所以更对老者的话一头雾水。

“我说你女儿便是我家小主人的媳妇啊!”老者对叶鹏肯定道。

“这….前辈,不知您口中的小主人是?”

叶鹏与叶璇灵相视一眼,皆一头雾水。

“我家主人叫秦康,我家小主人叫秦言!”老鬼捋了捋白须,声音洪亮,“这下,你们总该知道了吧?”

轰!

当听到这两个名字后,叶鹏等人瞬间犹如五雷轰顶,晴天霹雳,内心的恐惧,更是在这一刻不由而然的苏醒。

秦康….秦言…..怎么会是他们?!

气氛霎时间沉寂下来,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此刻叶鹏一众的心理。

“怎么?你们还不信?”老鬼见叶家人怔住,解释道:“老夫并没有与你们说笑,我家主人正是秦家秦康,但其实,我家主人并非真正的秦家人,乃是…..简而言之,我家主人因为某些事,曾经被迫留在鼎城,现今主人重拾身份,今日便是派我来接小主人回去的,同时也告诉了我,小主人与令千金的婚约之事…..”

老鬼本想直接道出秦康的真实身份,但想了想,最后没说出口,只是说明了秦康并非秦家人,有着更加神秘的身份,并且还说出秦言与叶璇灵的婚约,以此证明自己没有撒谎。

殊不知,叶鹏等人怔住的原因,并非是不信任他的话,而是出于震惊与惊骇,毕竟,之前他们对秦言的所作所为,已是不共戴天之仇,秦言的崛起,已经令他们倍感压力,而今又得知眼前这位实力恐怖的老者,竟是秦康的奴仆….如若让老者知道,这段时间鼎城发生的秘辛…..那么整个叶家,势必会葬身于老者的怒火之下,他们怎能不感到害怕?!

恍然间,叶鹏脑海中沉睡数十年的记忆,此刻也苏醒了,秦康并非真正的秦家人,只是在许多年前来到秦家…..而秦忠之所以敢反叛追杀秦言,赢得秦家人的支持,正因为秦家人对秦言本能上的排异心理,加之秦言又是一个废物…..这一切都显得水到渠成。

可是如今,当得知秦康有着更可怕的身份背景…..假若秦忠等人一开始就知道此事,那么即便秦言再是一个废物,他们也万万不敢心生反叛….而叶家也不敢与之联手,杀害秦言!

“你们为何这副表情?老夫说得还不够清楚?”

老者狐疑的目光落在叶鹏等人脸上,虽感到奇怪,但却完全想不到对方对秦言的行为,毕竟,在他心里主人的实力如此强大,区区一个小城,岂会有人敢谋害主人的儿子?!

闻言,叶鹏握了握袖内的拳头,恐惧并没有让他失去理智,反而极为清楚,此时绝不能让老者知道鼎城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否则,整个叶家都将毁于一旦。

“前辈,咱们去屋内细说,您远道而来,我们不能失了礼数。”叶鹏脸上强挤出笑容,额头布满虚汗。

“哈哈,好,不过叶家主,你也别称呼我前辈了,你是小主人媳妇的父亲,直接喊我老鬼便可。”老鬼哈哈大笑,没有多想,在叶鹏的指引下走进堂屋。在老鬼眼中,叶家是自家小主人媳妇的娘家,那他理应客气一点,所以才不拒绝叶鹏的提议。

而此刻,叶璇灵整个人傻愣愣地站在原地,双目失神,先前她所崇敬的前辈,竟是她心中无法接受那个少年的奴仆…..这种打击,瞬间掩盖住了她突破武相境的喜庆,眼神暗淡无光,内心的复杂无法言喻。

“璇灵,别犯傻。”

这时,叶昊握着拳头靠近少女,低声提醒道:“现家主正极力隐瞒事情,你更是关键,不能出错。”

除了叶鹏,其他人譬如叶昊,也很清楚叶家是什么处境,现在老者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如果隐瞒不好,那他们恐怕活不过今天了。

闻声,叶璇灵回过神来,这些道理她自然也能想到,不由得握起粉拳,朝叶昊点头道:“堂哥,我知道了。”

“嗯,快进去吧,千万不能抗拒秦言未婚妻的身份。”叶昊提醒道,秦言杀死他两个弟弟,他何尝不是一肚子火气?出去搜寻这些天,他没有找到任何关于秦言的消息,可他也很清楚,此时只能夹起尾巴做人,咽下怒火,先糊弄过老者再说。

其他叶家人亦吓得不敢出声,先前老者现身时的威能,令他们现在还有心悸,全然想不到如此强者竟是他们的仇人……

叶璇灵深吸口气后,硬着头皮一同走进堂屋。

老鬼没有忘记正事,在与叶鹏闲聊之时,不忘询问秦言的下落,本想亲自动身去寻小主人,结果被叶鹏面色平静的转移话题,派出叶昊去秦家请秦言,但秦言早已不在鼎城,自然是请不到。叶昊很聪明的明白了叶鹏的意思,这是先让他去秦家通风报信,顺便串好口供敷衍老者。

“叶家主,此行我家主人,还派我给你和令千金带了话。”老鬼坐在木椅上,看了眼叶璇灵。

“哦?前辈,不知是什么话?”

叶鹏紧张的手心冒汗,却不敢表现出任何异样。

“想必叶家主也听说过,关于我家小主人无法修炼一事。”老鬼语气凝重,“其实这一切都是假的,曾经,我家主人担心某些隐患,故而没有向外人澄清,但现在没有外人,老奴便传主人的话给叶家主,请叶家主放心,我家小主人并非无法修炼,相反,我家小主人还是修炼天才,待我家小主人正式开始修炼后,那么天地间,恐怕再难找出一位能与我家小主人并驾齐驱的人,日后我家小主人是真正的前途无量,天地之主,绝不会辜负叶家圣女的相许,之前我家主人身不由己,无法正面告诉你们这些,今后叶家主便可放心了。”

老鬼面含轻笑,些许慈祥,娓娓道来。

言语间,语气中甚至有几分难掩的骄傲,因为他很清楚小主人的天赋多么恐怖,只是需要一些时间蛰伏!

而听到这些的叶鹏等人,可想而知,他们该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俗话说,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此刻用来形容他们的心情,简直毫不为过。

可现在得知这些,终究是晚了…..

叶鹏等人语凝,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应,稍有不慎,便可能引来杀身之祸。老鬼也没等他们的回应,而是继续道:“其实今日前来,老夫除了要带走小主人外,还有另外一件事,便是关于我家小主人,与叶家圣女的婚事。”

言语间,老者看了叶璇灵一眼,笑道:“请叶家主放心,虽然我家小主人天资纵横,但是我家主人并非背信弃义之人,婚约之事,仍旧有效,当年定下十六岁举行婚礼,但现在我要将小主人带走,所以婚事也要暂先推迟,当我家小主人再回来时,必将是另一种风姿迎接叶家圣女!”

话落,老鬼目光横扫众人,却面露诧异:“你们怎么不笑?这不是一件好事吗?”

闻言,叶鹏等人赶忙附和大笑,只是笑得比哭还难看。

而叶璇灵却是怎么也笑不出来,哪怕要她假装高兴,此刻她也假装不出来,内心早已被震惊、羞愧和后悔填满…..

“前辈,父亲,璇灵身体不适…..先告退了。”

下一刻,叶璇灵只是说了一声,豁然转身离开堂屋,她实在是无法再待下去,再待下去,恐怕即便是她想装,也会被老者察觉出不对劲。

但是这一举动,也令得叶鹏等人心中一紧。

“叶家主,这?”

老鬼望着少女背影,面露不解。

叶鹏绞尽脑汁,圆场道:“呵呵,前辈无需担忧,可能是小女得知无法与秦言侄儿尽快成婚,稍有不悦,无碍,小孩子总会闹情绪的,过些天就好了,前辈带走秦言侄儿也是有正事要做,还是正事要紧啊。”

闻言,老鬼赞同的点头,没有多想,只以为也是如此,同时心中对这件婚事也感到满意,认为小主人能娶到这样一个会吃醋的妻子,倒也是一件好事,回去后,他也好向主人交差。

很快,叶昊便领着秦忠等人赶到,秦言是不可能带来的,而在路上,他们也已串供好说辞,便是秦言想念父母,反正无法修炼,便先出去寻找父母了,已经多日没有消息。为防止老鬼担心,秦忠还特意说了有派秦家强者保护秦言,一定不会出事。

老鬼初听到这个消息,自然是焦急万分,但在秦忠、叶鹏等人有意配合的劝说下,老鬼也无从得知真相,更想不到这些人敢欺骗自己。

如今找不到秦言,且不知秦言何时才会回来,老鬼也不能一直待在鼎城,这次他回来接小主人,也是因为一些事情需尽快回去帮主人,但现在显然无法如愿了,但他还是要尽快赶回去帮忙,并且将此事汇报给主人。

叶鹏等人更是主动表现得极为担责,势必会找到秦言,同时在送走老鬼时,他们也一直贴身相送,以免老鬼在鼎城,听到其他不合适的消息。虽然两家对付秦言这件事,已经被威逼利诱的压下去,城内百姓也不敢多言,甚至也不敢谈论关于秦言的事情,但是小心使得万年船,叶鹏等人仍不敢大意。

待老鬼离开后,叶鹏等人重回叶家,同行的还有秦忠等一些秦家的主事之人。

厚重色调的堂屋内,笼罩着一股沉重的氛围。

众人脸上神色复杂,老者的造访,给他们本就沉重的心头更添几分压力,甚至绝望。众人面面相觑,无声的环境下,透着强烈的压迫感,令人喘不来气。

倘若他们没有针对秦言,叶家不会如此被动,秦忠也不必担心被压,秦康都不是秦家之人,早晚会脱离秦家,那他依旧可以掌控秦家,甚至以后还有依仗秦康父子的机会…..可这一切都晚了,他们已经走上一条无法回头的路。

“没想到秦康竟还有这种身世,以前是我们操之过急了。”叶鹏重重叹了口气,眼神坚定:“绝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对秦言做过什么。”

秦忠赞同的点头,分析道:“我可以派人在鼎城封锁消息,鼎城内的人,定不敢再谈论此事,此事也将慢慢变淡,但是秦言…..我们至今还未找到他,他才是我们最大的隐患!”

凭借叶家、秦家的权势,他们在鼎城便是帝王般的存在,有能力封杀关于秦言的任何消息,但是,他们能够控制鼎城内的百姓,却无法控制早已反目成仇的秦言,所以秦言才是他们最害怕的存在!

叶鹏沉思片刻,下一刻,他抬头看向叶昊:“昊儿,叶家、秦家的强者随你调动,要不惜一切代价找到秦言,务必在那老者和秦康回来之前,将秦言彻底除掉,以免节外生枝。”

“是!”

叶昊领命,深吸口气,很清楚自己身上的重担!这已经不光光出于为两个兄弟报仇了,更重要的是,他身上背负着秦家、叶家两家人的安危。

叶昊领命后,便立刻带人去寻找秦言,这次不找到秦言,他绝不回鼎城!

叶鹏想起女儿先前半路离开,放心不下,结束商议后便前去寻找叶璇灵。

此刻,独处闺房的叶璇灵,内心可谓无比落寞,上次事件后,不光令自己的小姐妹岑瑶离开了鼎城,如今又得知秦言并非无法修炼,相反天赋比她还高,如今光是一位奴仆,都令得秦家、叶家不敢得罪…..

“璇灵。”

这时,叶鹏走进屋内。

“父亲….”

叶璇灵见到父亲,神色复杂,终是忍不住问:“父亲,我们是不是做错了….”

“嗯?你怎么会这样想,我们没有错。”叶鹏坚定地摇头,“世上没有哪个父亲愿意看到自己女儿嫁给废物的,即便他秦言不是废物,我们之前又不知道这些,他早该识趣的离开鼎城,而不是等到我们走出这一步,再说,那老者说秦言是个天才,他就一定比你厉害吗?只要在帝魂之约前,我们隐藏好这件事,只要你能进入神帝学宫,凭你的天赋,必然会得神国皇室的重视,届时,即便事情败露出来,他们也不一定敢对我们怎样!”

这是叶鹏心中的另外一根救命稻草,老者再强、秦康再有背影,倘若叶家得到神国皇室的庇护,那也是多了一层护身符,况且,叶鹏认为女儿天赋超凡,待女儿成长起来,不一定压不过秦康父子。

叶璇灵神色凝重,事到如今,她也没有回头路了,很清楚自己身上的重任,关系着整个叶家的安危。

身处五毒门的秦言,并不知鼎城内的风云变幻。

这些天,他一直在找季月涵的身影,终于,是在一处绝崖山洞,看见了那张国色天香的娇容。

“三天不见,你知道逆徒我很想你吗?”

秦言内心暗自一笑,握着一只闭合的画卷,大大方方走进洞口,挺拔的身影挡住了阳光,阴影落在季月涵秀色可餐的俏脸上。

季月涵睁开凤眸,便见前方的俊美少年对自己笑道:“师父在上,徒弟在下!”

闻言,季月涵愣了下,见到秦言竟是心生紧张,不由得攥紧粉拳,但却故作平静道:“言儿,你说得‘师父在上,徒弟在下’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啊,是徒弟我对师父的尊重。”秦言一双清澈的星眸与季月涵对视,笑道:“总不能我在上面,师父在下面吧?这是对师父的失礼,必须师父在上,徒弟在下,这才合乎礼数。”

“哦….”季月涵深以为然的点头,触及秦言的目光,心跳便是加快:“言儿,你怎么来找为师了,是修炼遇到问题了吗?”

“倒不是修炼的事,只是几天没见师父,有点想念。”

咚!

季月涵心中一紧,眼神突然变得有些躲闪,前些天秦言给她写了一首情诗,饶是清楚徒弟并无不敬之意,仅是对自己这个师父的关心,可季月涵心里却像是有鬼,事后,脸上的滚烫迟迟无法消退,甚至脑海中无法驱除那张清秀的俊容,而她内心,似乎也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正因此,她才躲到这绝崖山洞内修炼,想要沉浸一下心境,不让自己多想。

如今,秦言一句想念,便把她调整几天的心境,瞬间给打乱了。

叮!

“恭喜宿主,撩动师父芳心,奖励200芳心值,累计300芳心值。”

伴随脑海中响起系统的声音,秦言微微一笑,似乎现在撩季月涵,已经不再是可怜的100芳心值了,而是200芳心值打底。可惜加上这200芳心值,现在他手中也只剩300芳心值,前些天他在花2000芳心值购买神级书法后,在书写情诗时,又灵机一动用1000芳心值购买了神级画艺,之后又购买了一些零零散散的东西,芳心值已是所剩无几。

不过,前期投资的芳心值,秦言感觉今天就能直接赚回来了,不亏!

“师父,我给你带了件东西,你看看吧。”

秦言准备开始计划,将手中的画卷用双手撑开,递到季月涵面前。顿时,里面的内容显露出来,正是一个女子画像,和几行入木三分的文字。

女子画像美得不可方物,国色天香,栩栩如生,好似活人镶嵌在画卷里一般,灵动有神,而所画之人,毫无疑问正是季月涵。一旁的文字也不出意外,赫然是秦言在前些天,作给季月涵的那首情诗,利用【神级书法】书写出来,光是一眼,文字神韵便能嵌入人的大脑,令其无法忘怀,给心灵造成极大的冲击!

秦言的目光落在季月涵的娇容上,亲眼看着她在瞧见画卷的内容后,娇躯轻颤一下,整个人仿若瞬间变得失神,怔住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画卷上,想必任何人看到这一幕,都能看出季月涵的吃惊…..

渐渐的,在季月涵白皙的俏脸上,可见凝出几分红晕,一双凤眸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水。

见状,秦言灵机一动,伸手摸向季月涵的脸颊:“师父你的脸怎么红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徒弟好担心啊…..”

>>>点此阅读《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