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 » 正文

探墓档案温胖子 旱魃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探墓档案

小说:悬疑

作者:青牛牧者

角色:温胖子 旱魃

简介:缚娄古国于一夜之间人间蒸发,而机缘巧合下,吴家用无数族人的性命从墓中带出了一卷血锦,记载有当年最后一任缚娄国主的惊天隐秘。为此,作为吴家的继承者,吴帆被卷入了一个个诡墓无法自拔。且看吴帆如何在绝境中挣扎求存,解开一个个惊世谜团!

书评专区

爱吃米齐的凤神丹:怎么说呢 写的很自然 我就喜欢这种类型的 加油!

用户22035590:夜深人静时睇是很有恐怖气氛的

探墓档案

《探墓档案》第9章 旱魃惊现,险情突发免费阅读

“哗啦啦…”

一阵碎石被拨动的声音响起,在我俩的埋头苦干下,一副被大火烧得漆黑的骸骨被翻了出来。若不是事先在石堆外看到了他的一小段腿骨,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我肯定会被翻出来的骷髅头吓个半死。但即便如此,当我看清这具骨骸的惨状时,还是免不了感觉心中直发毛。

“你看,这骨头上布满了孔洞,显然是被血髅蚁所害。这头颅上的碎裂,就是他的致命伤。这人定然是受到了极大的痛苦,选择了撞墙自尽!”说话间,温胖子从骨骸中挑出了一根比较完整的。

“就选这一根吧。这位老前辈,晚辈上有小,下有老,家中有着年迈的儿子,刚满月的母亲….呸呸…说反了….”

听着温胖子的介绍,看他蹲在地上翻弄着那堆满布细孔的骨骸,我当真有些看不下去了,缓缓转过了脑袋。可当我听闻那死胖子的话,楞了一瞬后,差点就笑得喘不过气来。这活生生就是上坟烧报纸,糊弄鬼!

“喂,过来帮忙,你拿着这个!”身旁的温胖子听见我的笑声,当即恼羞成怒借故想要发飙。我知道他的用意,当即不敢怠慢,连忙向他走去,脸上已经收敛起了笑容。

他让我握着那根已经被他砍成两段的骨头,然后只见他把那些漆黑的尸油拼命的往两段骨头中间的骨缝里塞。

这个过程中,一股股奇臭无比的腥味直冲我的鼻腔,害得我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差点就吐了出来。强忍着那份恶心的感觉,我脸色铁青得难看至极。我心想,这他娘的死肥猪肯定是在为难我。

“给我忍着,快好了!”温胖子似乎也是有着类似的感受,但为了生存,他也只能像我一样强忍着呕吐的冲动,先完成手头上的工作。

“哇!”

他刚弄好,我就已经忍不住扶着墓墙吐了一地。吐着吐着,本来就饥饿的我根本就已经没有能吐的东西只能干呕,胃胀得难受。

而温胖子本来还能忍住呕吐的冲动,但看见我吐得起劲,他也随之控制不住自己胃里的翻滚,与我为了伴。“你..你个王八蛋…自己吐就算了…连累胖爷我….我的压缩饼干全给你浪费了….”

我刚想抬头反驳,却突然看到了墓门旁站着一个人影,不禁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而温胖子看见我的神情不由得也是楞了一下,连忙顺着我的眼神看了过去。

寂静!墓室内瞬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温胖子缓缓退到了我的身旁,与我站到了一起。我们两人死死的盯住那模糊的人形轮廓,心中寒意升腾。

看了片刻,我肯定这道人形轮廓绝对不可能是个人。它的脖子有些长,在半空中如蛇一样扭动。随着它的缓缓前行,他的双腿显现出反关节的扭曲。双手前伸,似乎是在摸索着什么,有点像生化危机中的丧尸。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类可以模仿出的模样。

“是..是血髅蚁尸…你不是说它们不敢跨越这墓门吗?…现在咋办?”我双手揉着自己的头发,有些崩溃。

听见我有些埋怨的语气,温胖子也是顾不上与我较劲。他的心中何尝不是充满了无奈与疑问。“我..我哪知道…我都是听组织里的前辈说的!或..或许它是被同伴推了一把,摔进来的吧…你要上去问它要个联系方式不?…”

我此刻真的没有心情与他废话,心中正回忆着爷爷所说的传说中有没有能对付这些血髅蚁尸的办法。但或许是因为太过害怕,大脑完全是一片空白。

大概这就是人性。面对持刀的歹徒,人或许还有勇气殊死一拼。但面对那些无法理解的灵异,人却兴不起与之对抗的念头!

“它似乎还没有发现我们…我们慢慢靠近石棺,从那棺底的盗洞中离开如何?注意脚下的陶片,千万别发出声响….”温胖子压低着声音在我耳边说道,让我瞬间从思绪中回过神来。

而我的身体还未作出反应,那胖子已经率先以脚尖着地,缓缓的与我拉开了一段距离。他的动作配合着他的身形,就如同是一只肥猪在跳芭蕾舞,倒是有些滑稽。

两步一回首,我们走得十分小心。而那道黑影,虽然是在缓慢的移动着,但似乎并没有任何的目标性。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那种扭曲的肢体动作,每看上一眼都觉得头皮发麻。

“啪…”

我正转头留意着身后的黑影,却不料那温胖子竟然站在了我的身前。猝不及防,我一头就撞在了他的后背之上。幸好我的速度并不快,除了被他吓了一跳外,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

“你做什么呢….”我刚低声说了一句,温胖子已经转身一手捂住了我的嘴巴。伸手指了指身前。

我的视线越过他的身体,侧着脑袋看向了他指的角落,瞬间就吓得脸色苍白。若不是胖子死死捂着我的嘴巴,我恐怕已经失声尖叫了起来。

又是一具血髅蚁尸。它正好站在了另一侧的墙角,距离那个石棺并不远。而这具血髅蚁尸似乎与身后的那具有些不同,它竟然长有着一张苍白无比的脸孔。根据它的体型轮廓判断,显然就是我曾经见过的那个“她”。

“她”的头发很长,几乎全部拖在了地上。使“她”看起来就如同披着一件披风。那又长又尖的指甲,足足有着十多厘米,已经开始有些卷曲。刮在墙上,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声响。

“她不是你口中的血髅蚁尸,你看看,她只是皮肤上爬满了血髅蚁,她内里穿着金缕玉衣。是具黑毛旱魃,恐怕有着两三千年的岁数。这下我们麻烦了!”温胖子的声音有些颤抖。

黑毛旱魃?我曾经听爷爷说过,那似乎是尸体被一种用于防腐的寄生菌感染,如同冬草夏草一般的玩意。它会受到那种寄生菌的控制,有着捕食的本能。而在迷信思想猖獗的古代,人们称之为尸变。考古与倒斗的人称它为粽子。

这种用于防腐的寄生菌,古时候一般只流传于历代皇族之中,被奉为所谓的长生禁术,极少流传在民间。于秦朝时发展得最为鼎盛,在秦始皇的长生梦下,被那些御用方士研究得可谓是分支众多,百家争鸣。

若追溯源头,于上古神话时代,已经有了四大僵尸始祖赢勾、后卿、旱魃、将臣的传说。可惜这种技术传至今日,几乎已经失传。只有在一切神秘的小数民族之中,还偶然有着这种传闻。但也根本无法考证。

“如果被她发现了我们,我俩就各走各路。她追谁,就只能怪自己倒霉了。两个人一起死,还不如有一个能活下来。你看如何?”

温胖子的话虽然自私,但或许也是最如今最好的方法。毕竟他与我,谁也不相信谁。什么同心合力,同生共死之类的话,说了也不会信!

我点了点头,刚想表示赞同。背后却突然传来了一股巨大的推力,一把将我推向了那黑毛旱魃。狼狈的摔倒在地,如梦初醒的我已经知道了自己被那死胖子卖了。回想起刚才自己的天真心态,我真想抽自己几巴掌。

“嘎嘎嘎嘎….”

我刚被推得摔倒了在地,抬头便看见那惨白的脸庞与我近在咫尺。那黑毛旱魃正张着满是尖牙的嘴巴,向我扑了过来。她所发出的笑声,就如同是那凄厉的女鬼,让人毛骨悚然。

“温国强你个死杂种,我死也不会放过你…..”一边破口大骂,我连滚带爬就往那刚跳入棺内的温胖子跑去。此刻的我,心中充满了怨毒的仇恨。我即便死,也得拖这个王八蛋陪葬!

一个飞扑,我刚好在千钧一发之际拉住了温胖子的后衣领。此刻的他半个身子都已经爬入到了盗洞之内。我的胸膛撞在那石棺的边缘,差点把我撞得喘不过气。

这一刻,我彻底疯狂了,我不管不顾的就想拉个垫背,根本顾不上自己的胸骨有没有撞裂。一个翻身就跌入棺内,顺势勾住了温胖子的下巴,差点把他颈骨都拉断了。

而那温胖子半个身子在洞内悬空,双腿正撑着两面的洞壁。口里咬着手电筒,只能惊恐的用手挥拳打在我的头顶上。因为是反关节位的原因,他的力度未能完全发挥,倒是在短时间内对我束手无策。

“嘎嘎嘎嘎….”

那让人毛骨悚然的凄厉笑声已经到了石棺旁,一张惨白的女人脸孔已经可以透过棺材的边缘映入眼帘。温胖子被我勾住了下巴,正好以仰望的角度与那脸孔四目相投。即便是他,心中也是难免充满了发自心底的恐惧。

危急时刻,他似乎是作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只见他反手紧紧捉住了我的双手,撑着盗洞的双腿突然合拢。在他的自身重量带动下,我瞬间就被他拖入到了盗洞之内。

一阵天旋地转的失重感传来,我的头颅,手脚,身体的各个部位,不停的与洞壁碰撞。盗洞之内,不断回荡着我和他的凄厉惨叫。陪伴着我们一起跌落的手电筒光线,也是快速的消失在了漆黑的盗洞深处。至此,墓室内再次恢复了一片黑暗。

—————

“你这混蛋,我这次真他娘的对你改观了!老人经常说无声狗咬死人,胖爷我这次算是领教了!”碧绿的火光不断跳动,我与温胖子正坐在一个狭窄的空间之中。我俩此刻全身遍布各种擦伤,已经没有了继续内斗下去的力气。

“你骂谁是狗了!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何况是个活生生的人。我说你是不是有毛病?至于这样对我吗?我如今与你一起落难,你把我弄死了,你就有信心走得更远?….”

说话间,我伸手擦了一下头上滑落的血水。看见手掌上的鲜血,不禁有些无奈。思绪变幻,再次说道:“再说了,我再不济,也是听着爷爷说的故事长大的。我的能力不如你,但我的见识或许会比你强,头脑也比你转得快,为什么就不能合作活下去?”

这一刻,我只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提高我的价值,与他谈合作。而显然,我的这番肺腑之言,也是说得让他有些心动。

“那你说,我们被困在这里,应该怎么处理这个局面?”温胖子一声长叹,伸手给我递来了小半包压缩饼干,似乎已经与我达成了共识。可我知道,这只是暂时!

>>>点此阅读《探墓档案》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