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宫斗宅斗 » 正文

书穿遇上重生前夫,休不休苏卿卿,王氏,书穿遇上重生前夫,休不休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书穿遇上重生前夫,休不休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半瓶咣当

角色:苏卿卿,王氏

简介:苏卿卿新写手一枚,自视清高但成绩太烂,被大神安利多看榜首热文。她愤怒中看了篇:上世女主先被未婚夫逃婚,后被未婚夫哥哥骗婚骗嫁妆身死。重生还要追妻火葬场破镜重圆
她书穿了女主,决定远离渣男,自己活出美好。
可惜很不顺利。要揭发男主是假,人率先改了婚书,成了真;要红杏出墙,人在墙外接个正着;但不得不说狼一样凶残的敌人超帅的,还赖上她了
她嫁了也累了,打算躺平时却拿到了休书……
ps:大boss隐藏极深

书穿遇上重生前夫,休不休

《书穿遇上重生前夫,休不休》第9章 你莫徒劳,此生你只能是我怀定的妻免费阅读

怀若谷有些坐立不安的将手指死死一捻:“昨日王氏曾与我言‘你突然性情大变,举止与之前判若两人。尤其……’。我原本不信。”

“可后来你拜见无锡外男之时,”说到这里怀渣男脸色一白将脖子刻意扭到一旁轻咳了一声,紧蹙着眉头又道:“你……我见你与他一外男,所以那时我下意识就,以为……”

这话说说停停,真没法听了,苏卿卿感觉自己尴尬的也都要咳嗽了。

她马上接过话茬道:“也就是我母亲与你说我有异,所以你就信了?可她不是我生母,我记得这点你是知道的。”

“不错,我知道,所以那时我也并未信。只是你后来所为与她说的不谋而合,由不得我不信。”

“我后来所为?我做什么了?我昨天从前厅回来连这扇门都没出!”苏卿卿指着自己房间那扇门,一副只要怀渣男再含血喷人就要立时找那门对质的样子。

“你们私将收授,你……今日还一早天未亮取露水,日头高升又不辞辛苦地去摘鲜花要亲做鲜花饼去回礼。”

“我那不是……”做戏太认真,宣传太到位了?

但苏卿卿脸皮还是不够厚。被人家字字戳得有点心虚,她慌忙虚张声势地先一手大力拍在自己椅子扶手上,“嘶——”

“如何?”

“对,我其实就是觉得你们都没安好心。我这完全是为了趋利避害。

你是个武林高手,动不动就动刀动剑的;又是个山头大家主,事儿多的根本不需要老婆孩子;还要长安那么远,若是你要害我,我骑马都不知往哪儿跑回娘家来的。

我自然更愿意去到无锡,好歹还有点儿保障。”

苏卿卿已经深刻地感觉到自己不能藏着掖着的客气对话了。

怀若谷突然一下子站了起来。

深更半夜时分,厚重的古木椅在地上擦出一声极其尖利刺耳的声响。

但这都不比他出口的三个字“不可能”,好像谁要将他屈打成招定罪一般。

“青青,永远不会!”他赤眉红目的又重复了一句。

“怀庄主,你今日是来跟我专程来算旧账的不成?”卿卿感觉这事儿已经扯成了裹脚布,遂干脆喝止。

她耐着性子又把跑远的话题再次扯了回来:“那怀庄主现在是确定不会再被我那位继室母亲嗦摆来对付我了是吗?”

“青青全可放心。”

“成,合作基础有了,那下来我们说说怎么合作。”她双掌一合,莞尔一笑。

“青青请讲!”

“我的嫁妆我分你三成,你帮我挡王氏和表哥如何?”

怀若谷以一种非常疑惑加怪异的表情看着她,半天眼中才露出一丝清明:“莫不是王氏以何事胁迫与你?”

连小扶桑也是一脸憋了半天你就给我说了个啥的表情。

“难道三成还少吗?那四成,最多不能超过五成了。我们对半分已经很够意思了,干什么都该够了吧!”当然卿卿也不知道他的山庄的洞到底有多深。

“青青,将来你我夫妻一体,这些本就是为人夫分内。无论是何人胆敢强你所难,我手中剑定不饶他。你不必担心至此。”

听听,一体!妈呀,这男的心太黑了,五成都还不够,要全部啊!

卿卿气往上顶,怀柔是再装不出来了:“你知道我五成嫁妆能有多少吗,不过就是借你一时帮我挡下灾。你还真当自己是我亲夫君了?”

“你说什么?”

“我说你贪心不足蛇吞象,我给你五成,一人一半官家离婚都够了。这事这么办,你好我也好,根本不用费事再成亲了。事成咱俩直接原地解散就成。”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卿卿一下立起来扬着脖子叉腰道。

不过一息她又两手合十拜对面男子碎碎念叨:“算我你求求你了!怀庄主,你总死磕着我做什么?你拿着这些钱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日日妻妾都不用重样的,而且还能有好多余钱。过得不要太好,好吗?”

“不好,你想都不要想!”

“我不但想,我还要做。不自由、毋宁死。”

怀若谷双眼微微一缩。

卿卿马上收到,这是盛怒先兆。

她慌忙一挡额头干咽了咽喉咙示弱道:“那啥,买卖不成情义在,既然谈不拢,你就当我没说。咱们各谋出路。”

说完,她一推窗户,手一抬示意道:“请吧!”

“青青你莫徒劳,此生你只能是我怀定的妻。”话音一落,说话之人已经凭空消失在了浓浓夜色中。

一直僵若木鸡的小扶桑这时总算眼疾手快地关了窗道:“小姐,这可怎么办?”

这下她的存在感马上就被刷新了。

因为苏卿卿被她问蔫了:“唉,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合作好像真的被我谈崩了!可我的嫁妆分他一半他还嫌少,那我能怎么办?古代都这么没有共赢精神,喜欢吃独食儿的吗?”

“小姐,扶桑听不懂,可是怀家主走时很不高兴。”

“哼,我还不高兴呢!”

“呜呜……”

“停,你不许哭,让我想想。马克思主义说发展进步都是螺旋上升的,适当时期会有短时的倒退。”

“小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有心情说什么马。”

“我是说,这条路不行,咱们就退回来走另一条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啊?”

“啊什么啊?跟怀若谷合作谈不下来,咱们就去找王氏表哥谈。怎么招我们还是可以选择的。而且我可是有底牌的!”这表哥很快就要驾鹤西行了,刚好合适做跳板。

“小姐你怎能……这样。”

“你是想说我脚踏两只船是吧?可是我不过就是想拿着属于我自己的钱平安活着。这样的要求也有错吗?”

小扶桑也说不出话来了。

这夜苏卿卿睡得格外憋屈,做梦都憋屈,连说的梦话都是:“一个粪坑,两个粪坑,这粪坑我怎么还就绕不过去了!”

第二日直到日上三竿她才爬了起来,少气没力的被小扶桑按着梳头。

看着镜子里楚楚可怜的如斯美人,不行,泥人还有个土性呢!

再说长得这么漂亮一张脸,怎么也该活得漂漂亮亮才对。

再怎么我也是个新世界书穿来的重生者。

不行,我不能怂。

>>>点此阅读《书穿遇上重生前夫,休不休》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