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仙侠 » 正文

《天荒大泽》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天荒大泽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是猪猪呀

角色:

简介:传说天下之大,一个篮子装不下。
故事之多,一本小说讲不完。
有天南之地,少女眉目袅袅,会跳铁管舞。
有仙林之国,其人呼风唤雨,无所无能。
有天荒大泽,天地末途,吞噬万物。
我要找到它。

书评专区

天荒大泽

《天荒大泽》第9章 山坡和两个男人免费阅读

“老大,我能理解你的忧伤,但是不至于骑这么快吧。”姜晓淇在后面朝着江林霖喊道,能听出来他心情之郁闷,本来在都城每天陪王爷喝茶听书的日子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骑马奔波,浪迹四海,任谁都没个好心情。他是个懒人,那就更不乐了。

可是不乐归不乐,狗还随主人呢,谁让自己跟了这么个主子呢?兴许他只是心血来潮,过几天就会回来的。姜晓淇在心里如是盘算。想到这里背上的行囊顿时也轻了几分。

江林霖听到了他的呼喊,便长吁一声,放缓了马速,抬头看看天空,天上的云不再是那匹叫做狄陆的马了,再回头看去,宏大的北燕城也几乎看不见了影子。只余下浩浩原野,北燕周围因为城防的原因没有什么农田,多的是无垠的原野和曲折蜿蜒的官路,江林霖此行没有选择官路,倒是从西门出发,沿一条小路西行,这样可以路过他和江林源儿时打猎的山丘,山丘上除了冬季都会盛开着代表爱意的癸梅花,此时刚好初春,癸梅花初放的淡红会拼凑着原野的微绿,清雅而动人。

三年前血狼人来的时候把这里的花都快踩绝种了,幸好江林霖喜爱这花,便时常带人来播种,几年下来,也恢复了往日的繁盛。江林霖远眺山坡,那方恰是一般好景。

……

山坡上怎么有两个没穿衣服的人?成何体统?

好像是两个男人,居然还抱在一起?

“我靠。这么刺激啊。”姜晓淇想必也随着他的眼光看到了此景,不禁感叹道,“真不愧是我大隰,果然民风开放。”

只见那两个男人一高一矮,头发都长到及腰,但是看上去乱七八糟,宛如秋风下的枯草。身形也是如同枯草一般瘦弱,身体上更是污秽满身,活脱脱像是俩刚从土里拔出来的萝卜。他们抱在一起蹦跳着,隐约还能看到表情,好像有狂喜,有痛苦,有释怀,还有悲伤。

“难不成真是山上的萝卜修炼化形了?”江林霖甩甩头,把这个离谱的想法抛弃,但是却抛不掉好奇心,他扭头对姜晓淇说:“走,看看去。”

姜晓淇对他比了比大拇指,两人便拍马向山坡上去,幸好这坡很缓,马儿行走无恙。江林霖越近越觉得不对劲,其中有一个人看上去很是年轻,虽然落着长长的胡子,但江林霖看上去居然还有几分眼熟。而另外一个人,虽然蓬头垢面,但是看上去居然不像是大隰的子民,倒是有点像那血狼族的人。

想到血狼人,江林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他们已经消失整整三年了,难道今天在这里还会出现吗?自己是不是应该立刻回北燕禀报皇兄?

只有两个人,先问清楚再说,有姜晓淇在应该没什么问题。有收获的话算是给大哥一份大礼,要知道他为血狼人的事情可没少睡不着。江林霖决定。

已经非常接近了,两个人却浑然不知,仿佛沉浸在自己滔天的快乐和喜悦之中,难以自拔。江林霖甚至发现他们都流下了眼泪,带着脸上的污垢凝成黑色的水滴滑落。

“什么人!光天化日成何体统!”他起声大喝道。

抱在一起欢庆的两人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惊吓,朝江林霖二人的方向看去,大个子表情迷茫,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而年轻一点的人也是一样茫然的表情,愣愣道:“什……什么人?我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江林霖皱眉,冷哼一声,拔剑指向年轻人的脖颈,厉声威胁:“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我劝你还是老实交代,满身污垢,浑身赤裸在这野外,到底是干什么的?”

“哇哦。”姜晓淇见江林霖此举,心中赞叹,“平时柔柔糯糯的,这王爷一出城怎么好像变了个人啊。有点皇帝陛下的影子了,不愧是同一个娘生的!”

其实这个时候江林霖心里也在打颤,他武功是个实打实的三脚猫,只有箭法还算凑合,剑术只在闲暇的时候让姜晓淇教过他一招三式,但别说遇到真正的高手,恐怕就算是个资深山贼都足够把他搞定。

色厉荏苒往往更能给人勇气,不过江林霖也没什么好怕,毕竟身后的是自称大隰第一高手的人。

怕的应该是眼前的两个男人。

只见高个子瞥他拔剑的动作,发出了不屑的哼哼。年轻人却吓了一跳,跳到高个子身前,想要大声却没有什么力气地小声喊:“我……我真不知道自己是谁。”

“别问了,他说的是真的。”高个子看到江林霖的剑又往前挪了挪,赶紧伸手把年轻人推到自己的身后,走上前来,看着江林霖的眼睛,“他撞到脑子,失忆了。有事你问我吧。”

高个子顿了顿,又说:“不过回答你问题之前,你得告诉我你是谁,我再考虑考虑有没有告诉你的价值。”

“我是谁?”江林霖听到他的话不禁粲然,想到自己和大哥在很小的时候就在京城混下了赫赫威名,长大以后诚王爷又是个耐不住寂寞的性子,不认识他的人极少,也不记得多久没人问过他这个问题了,便随口答道:“我就是个做生意的。”

他顺手拦下了嘴无遮拦,刚想开口的姜晓淇,手上的剑也慢慢垂了下来。

高个子咬牙,眼神阴沉下来:“少来,我虽然脏,但是不傻。你衣服上面的红枫踏龙纹分明是隰国皇族江家的象征,你一个做生意的这么穿,不怕掉脑袋吗?”

“他是大隰皇帝的亲弟弟,诚王爷,当然不怕!”姜晓淇趁江林霖不备,开口道,“倒是你这家伙,脏得要命臭得小爷我快吐了,有什么资格在这里问东问西啊?叫你说你就说!”

“我呕……”江林霖听姜晓淇的话,这才闻到靠近以后两人身上传来的一抹抹馊臭味,来的突然而猛烈,胃里面的食物猛地开始闹腾,他忍不住便吐了出来。

年轻人看他此般情景,不好意思地往后又退了退,高个子却反怒而笑,甚至自豪地闻了闻自己的咯吱窝,对江林霖比了个大拇指:“不愧是王爷,生的果然娇贵!”

姜晓淇对他怒目而视,手上拍着江林霖的后背,心中暗想道:“幸好我学过闭气术,不然怕不是也被臭死在这里。”

江林霖吐罢,用手巾擦了擦嘴,有些尴尬,本来双方剑拔弩张的气息被他这一吐给吐掉了大半。他是要面子的人,身份也暴露了,吐也吐了,他才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蠢,居然忘记自己还穿着带着家纹的衣服,又想到面前这个看上去是异族的人观察倒是敏锐,不禁又警惕起几分,沉声道:“既然知道我是王爷了,那不知道身份是够还是不够呢?”

“够了够了。早听说大隰诚王爷为人儒雅随和,皇帝不在京城常常担监国的重任,今日一见果名不虚传啊哈哈哈。既然是诚王爷,那我还有一事相求,不知道行不行?”

“你**哪来这么多%&*……”姜晓淇被江林霖又按了回去。

江林霖挥挥手,皱皱眉头:“你说说看。不过我也希望你搞清楚,现在是你们两个怪人出现在我大隰国都外。按理我应该立即抓你们去赤衣卫那里拷打审问,甚至直接把你们诛杀在这里也没什么。你等下必须给本王说清楚你们是谁,从哪来,为什么搞得如此肮脏……”

“北燕果然还是大隰的国都呐……我就说那办法不行。真当别人是纸糊的啊。”高个子听到他“隰国国都”四个字就开始苦笑,自言自语道,“先祖把崤朝三十万大军尽数灭在水火堡也没乘势拿下北燕,我们怎么行呢?”

他摇摇头,叹了口气,看向江林霖:“那一仗你们赢了?血狼族呢?退回北方了吗?”

“血狼族?血狼族已经没了!”

高个子感觉到一股火焰从心脏的深处喷薄而起,太阳穴青筋跳动,他跨步上前,想抓住江林霖的衣襟,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刹那而至的姜晓淇拦在身前。

高个子紧紧咬牙,瞪圆了已经赤红的眼睛看着江林霖,吼道:

“血狼被你们灭族了?!”

>>>点此阅读《天荒大泽》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