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日常 » 正文

《喊山》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喊山

小说:都市日常

作者:文岩小说

角色:

简介:上世纪九十年代,西北某偏远农村,农民王德奎之子被拐,幸福家庭分崩离析,寻人路上演绎人情冷暖、悲欢离合,煎熬生活、宿命挣扎。小说将冲突聚集于一农村家庭,透视社会百态,聚焦基层人生,批判家庭暴力、关注留守儿童、抨击人性丑恶。同时慨叹老一辈人生活的艰难困苦,歌颂新一代青年的励志人生,也对教育和婚姻两大话题进行了探讨、及文盲和法盲的辩证关系。世间几多坎坷,幸福终是奋斗出来的,正义和善良终将战胜邪恶!

书评专区

喊山

《喊山》第9章 黑夜太黑免费阅读

隔着门帘,老人听得一清二楚。她叹了口气,骂儿子不争气,手贱打人,惹得这般不和气。

也听得出,德奎一定是下手太重了,伤了儿媳妇的心,要搁在以前,一萍没这个胆子吼男人。看来今天这一坎是过不去了:德奎啊,你小子再不能这么犯浑了,这人要是逼急了,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家这么穷,经不起折腾啊,三个孩子还小,哪能离得了娘亲?

老人有些懊悔。儿媳刚嫁到这个家,因为以前的污点,她也犯了糊涂跟着儿子欺负一萍。现在想想,女娃真是个大功臣,不嫌家贫嫁到这狗窝里,为王家生了三个可爱的孩子,续了香火,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谁没个年轻的时候?一萍有那点历史,说明人家还有点资本,长得漂亮;德奎呢,自己的孩子,作娘的永远说好,其实呢……要不是他爹帮着物色一个,估计到现在还光棍一个——这个穷家她也是受够了,别说生在新社会的一萍了。

饭终究没有吃,林一萍捂在被窝里睡了,两个孩子也不理父亲,陪着女人一起哀伤。

人不停地呻吟着。

俗话说得好,这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她清楚,女人一天都不曾进食,说感冒没胃口,可以理解,但转了一趟街,该是多少吃一点吧。

“德奎,你是不是下死手了?”母亲瞪了一眼。

“妈,我……”王德奎有意搪塞,意在表明这一切都是因为吵架而起,和丢了孩子无关。

“你呀!”母亲说着,用食指戳了一下他的额头,“说话不听,往后有你后悔的!”

王德奎叹一声气:“妈,我错了,不该那样对一萍,还有你……我很后悔!”

他哭了,是忏悔,更多的是丢了孩子的恐慌。

“你混小子早该清醒了,再这么执迷不悟,有你哭着说不清的一天呢!吃完赶紧睡去,好好哄哄你媳妇!”

王德奎点点头,胡乱地扒拉了一碗饭。平日里,能吃三碗,今晚却没胃口。

吃罢,母亲说,你问问大国和红珠和我睡不睡?王德奎出门去,半晌才回话:“妈,你睡吧,俩孩子不过来了!”

老人长叹一口气:我这不懂事的德奎儿呀!

天黑,王德奎无心睡眠,一个人倚着门框站在檐台上,暗自伤神。说好了不抽烟,但一时半会忍不住。他关上门,卷了细细一根,点上,美美地过了一顿瘾。

天还阴着,夜很厚,很黑。昔日满天繁星的天上街市,这一刻,似乎乾坤颠倒,抬头就是地狱。

王德奎望着夜空长叹一声。小儿子的笑貌、走姿,一切清晰地闪现在脑海,似乎他没有丢,此刻就猫在炕上。屋内,女人还没有睡,时不时地哀叹两声。

他闭眼祈祷,愿老天爷能助他一臂之力,早日找到孩子;也祈求父亲在天有灵,保佑他的孙子平安无事。

他不止担心柱子,也担心老母亲。一把年纪了,身体也不好,若是明日寻不到,这谎言露馅了,人一受刺激,还不得气过去?

这个夜,注定无眠。此时此刻,通和县公安民警应该在各路口蹲守,等待人贩子露面。但愿黎明到来,明日是个晴天。

夜晚,风骤冷,他摸摸鼻子,冻得冰凉。裹紧棉衣,准备进屋呆着。这时,屋外响起了敲门声,很轻。

王德奎眼前一亮,神经质地闪过一个念头:派出所?柱子有消息了?

他几步奔到门前,去了栓子,拉开门:“柱子有消息了吗?”怕母亲听到,他把声音压得很低,语气里充满十二分的惊喜。

“德奎,我,王宽!”

王德奎心头一凉,原来是村长。

“进屋吧王叔。”

“不了……你出来一下。”

怕老人家听到,王宽叫德奎出来,他问两句话。

王德奎出去。村长问有什么消息没?王德奎叹一口气。

“那你母亲她……我担心!”

“撒了谎,说是乐萍他姨抱走了,明天就去接回来。”

“哎!这事!明天看情况吧,找到了更好,我相信县里有这个能力。万一,我是说假如……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尤其做好你妈的思想工作,年纪大了,经不起这般折腾。”王宽也叹一声气。

王德奎说:“若是明天没有消息,我打算继续撒谎,最好能把一萍也支出去,带上俩孩子,就说看戏去了,顺便到她妹乐萍家转转;主要是多拖延两天,若是正巧找到了岂不更好!”

“有道理,明天看吧。不管怎么说,你们两口子都要有个心里准备。尤其是你、还有你妈,你小子以后对一萍好点,名声在外呢!”

王德奎使劲点点头,夜太黑,王宽没有看见。

“好,那我去了,你也早点睡,别太吃力,身体要紧。明日我叫几个年轻后生,到各处再跑一跑。”村长装了一锅烟,问德奎抽不抽?王德奎说不抽,我要戒烟。

“也好,戒了好,少惹是非。”村长点上烟,黑夜里,烟味弥漫在空气里,钻进王德奎的鼻子。他嗓子眼痒痒的。

“就这,早点睡去,我回了。”村长走了,王德奎道声感谢回屋了。

“吱呀”一声,厨房窗户开了。老母亲问,你和谁搭话呢?王德奎说没人,刚给牛添草去了,我骂牛呢,太口细(方言:挑食)!

夜越深,天越黑,风越冷。王德奎进了屋,没开灯,两个孩子已经打呼了。女人半睡半醒,应该是感冒乏力。他抹黑摸了一下她的额头,还有些发烫,但比那阵子好多了。

王德奎没有上炕,坐在凳子上一人犯愁。炕很热,地很凉。他裹紧棉衣,低着头眯着眼,心里胡思乱想。

也虔诚忏悔,祈祷上苍。

>>>点此阅读《喊山》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