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爽文 » 正文

老祖出山:开局用七个徒弟做实验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老祖出山:开局用七个徒弟做实验

小说:玄幻爽文

作者:雄鳞

角色:

简介:屠星辰穿越元古宙,却无法引气入体。
他修炼现代武术,另辟蹊径,成为内家鼻祖,肉身成圣。
为了研究如何引气入体,他闭关三千年,终于得出精血融合之法。
三千年后,战神屠星辰一觉醒来,宗门险些被灭,大夏皇朝物是人非,人心不古。
大世降临,天骄辈出,强者重生,亡者归来,万族逐鹿,神朝争霸,人族势弱。
为人类得以延续,屠星辰提前布局,收遮天城叶不凡等为徒,终于得偿所愿。

老祖出山:开局用七个徒弟做实验

《老祖出山:开局用七个徒弟做实验》第9章 圣像复苏,大夏风起云动,独孤九剑撕破天,造化只手入凡尘免费阅读

PS:6600字大章

声音虽然宏大,却很遥远,少也在千里之外,而那风云雷电滚滚之处,便是天古石林方向。

圣气?

屠星辰站了起来,摇了摇鼾声如雷的屠山,面露惊喜之色。

瞌睡了就有枕头,这还真好。

可惜,屠山太累了,并没有醒。

这段时间以来,他为重建宗门东奔西跑,也只有在始祖身边的时候才会像个孩子一样睡得深沉。

轰轰……

有闷雷声在空中炸响。

“敌袭敌袭??”

屠山被这股毁天灭地压迫感给惊醒,从石桌上跳了起来茫然四顾,却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吓到了。

半边天空黑云如狱,雷电闪烁。

在那里,有数道身影在疾速靠近,身上毫不掩饰的释放无上气息,压迫得虚空不断炸裂,轰鸣声震耳欲聋。

遛弯岛在颤抖,就连那北代河的河水都受到这种来自天穹上的力量影响,大浪滔天。

“始祖,那是什么?”

屠山站在神情淡漠的屠星辰身后,面色大惊,身体都在本能的颤,大感不妙。

他活了三百年,好歹也是天人境巅峰的修为,还从未见过如此骇人听闻的威压,那到底是怎样的强者!

“呵呵,三名入圣级强者而已!”

屠星辰面上的喜色更加浓郁了,那翘起的嘴角勾起完美的弧度,就仿佛看到猎物一般。

啥?

屠山瞪大双眸,两腿一软,直接一屁股坐在身后的石凳子上!

明显已经被吓得神魂差点离体,就差尿了。

老祖,那可是传说中的圣级强者啊?这都要死人了,亏你还笑得出来?

这时,洞里休养伤势的众女子也感觉到了庞大的能量波动,纷纷跑了出来,看向由远及近的天边。

“出来干什么?快走快走,回去回去啊!”

屠山慌了!这已经是星辰宗最后的命脉,虽然每一个天赋都出类拔萃,可修为都太低了。

他从桌子上爬了起来,跑到石门前,拦住欲要冲出来的众人。

“师尊,发生了什么?”徐清漪却挤出人群,跑到了屠星辰身边,已然花容失色。

以她的修为,自然是看不清天穹上的情况的,可却能从那股威压中感到无穷无尽的杀意,就算是有屠星辰在侧,也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

这不是普通的闷雷声。

始祖,始祖……

这时候,住在禁地外的七八名受伤弟子跑了进来,神色慌张。

“嗯,大家不要惊慌,我正愁没人帮忙重建宗门呢!来得真及时!”

屠星辰看着这几名出窍境的弟子,说得就好像吃定了对方一样,信心满满。

数人语塞,可惊慌不减反增。

这几天的接触下来,眼前的始祖言行举止给他们的感觉都不是太靠谱。

不过,就战力这块还是信得过的,既然始祖都这样说了,那他们还能说啥?

于是乎,数人丢下屠星辰,相继向石门方向跑去。

开玩笑,一看就知道这远处的天穹上的来人强得离谱,留在这里等送死吗!

屠星辰见状,嘴角也是抽了抽。

并不是因为这些门人怂,而是都记住了星辰宗打不过就跑的原则。

这也太狗了,难怪会衰落成这样子了!

“圣人?那那……宗主,始祖这闭关之地它靠谱吗?”

“是啊,我可是听说圣人一念,移山倒海啊!”

“那除了始祖这闭关之地,还能怎样?”屠山看着这两名神色担忧的弟子,强着镇定的老脸也是微愣,还有些气愤。

不过,为了安抚这些弟子,他还是拍了拍胸脯,说:“怕啥,天塌了这不是还有高个子顶着么?”

说着,他的神情和目光都落在石桌前的屠星辰身上。

还别说,经过屠山这一番操作之后,所有门人都大胆了起来,甚至还有人从洞中搬来了凳子,像等待着看戏一样,直接坐在石门前方。

石桌前,屠星辰看了眼徒弟徐清漪,道:“你也回去吧,没事的!”

徐清漪点了点头,那小眼神明显不怎么自信,仿佛是再说,您老到底行不行啊?

这也太淡定了!

不止是徐清漪,其余的人也这么觉得。

从他们见到始祖开始,这货至今遇事都波澜不惊,就仿佛没什么事情能让他动容一样。

徐清漪再也不敢多言,她像拜别恋人一样,一步三回头的向石门走去,来到人群之间,只是那精致而完美的脸蛋上却少了笑容,很凝重。

怎么说那都是他的师父,他的胜败直接关系到了所有人的命运,所以说不担忧那都是假的。

只见屠星辰拿出一幅画,缓缓在石桌上铺了开来,手指在上方点了点,目光中尽是难舍之情。

边外,黑云压城。

雷电伴随黑云由远及近,威压越来越迫切,大道都受到影响了,虚空都在撕裂,轰隆不断。

一时之间,相隔千里的诸多大宗大派都看到了,无数至强者从闭关打坐中睁开眼,直视天穹,面色皆惊。

特别是那道从远处传来的声音,震惊天下。

这是有人向星辰宗老祖发起挑战了吗?

星辰宗,这片天洲大陆上曾经最古老的宗门之一,他的兴起不知于何年,但他的强大却毋庸置疑。

封山后,数千年来无人敢轻易前往挑衅,直到不久前的元古宙山脉争夺战,辰宗宗宗主陨落,剑道馆发起攻击。

星辰宗灭了,这是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这好比于一头雄狮突然死于一只壮实的野狗手中般,让人觉得因为没有亲自出手而留下了遗憾。

太可惜了!

与那些古遗迹相比,这种古老的宗门资源的丰富可想而知。

然而,正当所有人都认为剑道馆就要从此一飞冲天的时候,结果却让人瞠目结舌,剑道馆灭了。

不止如此,剑道馆旗下城市三大家族以及城主府被突然冒出来的星辰宗老祖给灭了!

这让人不寒而栗,同时也明白瘦死骆驼比马大的道理,有些东西真的碰不得,那好似禁忌。

所有人都知道这场宗门之间的旷世战斗并没有结束,因为彼此之间的最强者还没有真正的较量。

剑道馆号称史上最年轻的太上回来了,天古石林上的一道怒吼直接就撕裂了虚空,宣告了这两宗之间的巅峰对决。

正阳宗方向,萧炎从三处绝壁下的火海中缓缓升空,红发如火,神色凝重,直视虚空。

作为星辰宗毗邻的宗门之一,彼此之间虽然有摩擦,但还从未发生过这种生死对决。

星辰宗差点灭亡,这对他们来说是震惊的,即使剑道馆作为上古大宗距离三宗相对较远,这让除星辰宗之外的两宗不得不防。

如今,剑道馆至强太上归来,一怒而再次向星辰宗老祖发起战斗,这让天下皆惊。

圣战?这是毁灭性的!

无数强者由此苏醒,纷纷赶来了,想一睹这旷世的灭宗大战。

人们心中明了,无论谁输谁赢,最终都会以一宗道统的彻底灭亡而结束,这是无法和解的仇恨。

剑道馆杀得星辰宗门人所剩无几,而星辰宗老祖更狠,杀得剑道馆就只剩下出门在外的太上独孤绝一人。

这样的仇恨,除了不死不休,别无他法。

当然,无论最终谁生谁死,表面上对毗邻而居的另外两宗都是有益无害的,而活下来的一方注定轰动天下,宗门也会由此崛起,名扬天下。

然而,正当围观者各种猜测的时候,异象突生。

恒岳宗方向,一道虚影在雷电闪烁之中缓缓升起,高千丈,雪发如刀,像一座神像般威严辐射四方,诡异莫测。

“这是恒岳宗的老祖吗?他果然活着,而且这修为只怕已然超越圣人!”

萧炎看着恒岳宗的方向,为曾经名噪一时的恒岳创宗强者微微致敬。

不过,圣象显现,这是啥意思?

传说两宗始祖皆与星辰宗有难以割舍的渊源,到底是什么样的渊源呢?

两千多年,不管是什么传说都已经被人逐渐淡忘,只有活过那段岁月,深知武道历史的人才知晓这种微妙的关系。

萧炎是后来者,关于这种传说知之甚少,甚至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轰!

然而,正当他深思时,正阳宗偌大的山峰开始颤抖,面色不由大惊,转身向广场赶去。

正阳宗广场上的女神像正在流泪,这一幕让萧炎惊讶,后怕。

只见一道白光至上方冲霄而起,于虚空之上化为千丈虚影,像要活过来般,威慑八方。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恒岳宗和正阳宗两大圣像在空中对视,相隔数百里右掌与左掌缓缓伸开,遥遥相对。

有庞大的能量波动席卷天穹,与天边的雷云滚动形成鲜明对比。

所有观望的强者都惊呆了。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轰!

突然,圣像的两掌在虚空相遇,随即像是握手般十指相扣起来。

一道白光至其中射出直冲天际,瞬间在天穹上划出奥妙无穷的星辉,光图。

“师妹,久违了!”

“久违了,回来再叙!”

有声音至高空传来,仿佛来自遥远的时空,又如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震耳欲聋,很遥远。

然而,还没完。

遥远的天尽头上,高楼大厦林立的大夏皇朝凉都皇宫,大夏皇朝开国始祖的女圣像龟裂了,空洞的双眸流下了眼泪,有白色光柱冲天,化为圣象,遥望西南远方。

整个凉都沸腾了,议论纷纷。

早已遗忘了历史的人们惶恐,有先辈强者破关而出,面色惊悚。

“在破败中崛起,于沉睡中复苏!”

“持国者不仁者杀之取代,为官者不仁侠者杀之!”

“天地不灭,国号永存!”

声音来自天穹,震耳欲聋,仿佛贯穿时空而来,覆盖了整个大夏疆土。

一时之间,凉都千里内外,人群顶礼膜拜。

就算是那些闭关已久的不世强者,都出关了。

他们微微躬身,行礼。

圣象显现的时间有限,很快就消失了。

可被点亮的夜空星辉还在,于天穹上形成一张奥妙无穷的图。

星辰图?

有活过无尽岁月的强者仰望星空,老泪纵横。

三道光柱虽然遥遥相望,却都点亮了一方虚空,可懂其中之意的人却知之甚少。

圣象虽然高达千丈,可在遥远的天边也显得犹如星辉般渺小,能够真正一睹圣容的人无不在其势力范围内。

至于千里之外,所能见到的也不过是两道诡异的芒辉。

不过,布满琼霄的星途却不同,无论身处何地,都可以一睹真容。

北带山脉内,三个年轻人正在啃着剑齿虎的骨头,却都被星空上的变化给惊到了!

“怪了,天空怎么就多了一个丁字?”

“错,那是工字!”

“不对,是字母A!”

“也不对,发现了没有,它在变!”

“别说,还真是!”

三人吃得满口流油,却还不忘对天穹指指点点。

星辰宗禁地。

屠星辰依旧站在石桌前,收起手中卷轴,面对天空上的变化,神情依旧淡然。

他知道,有些不该见,也不想见的人终究是要见了。

此刻,年少时很多荒唐的往事在他脑中浮现,就宛如一场幽梦,唤作昨日。

而远处,那三道身影正携无尽威压疾速靠近,很快就跨越数千里距离到了北代河上方,入了星辰宗地界。

再往前,便是星辰宗外北带山脉的范围。

“星辰宗老祖,你既然敢屠我剑宗,可敢虚空一战?”

滚滚雷音从虚空落下,化为漫天道韵,震耳欲聋。

“区区半圣,也敢闯遛弯岛?”

然而,不等屠星辰开口,一道响彻天地的声音至北带山脉传来,吓坏了所有人。

声音十分宏大,粗犷,宛如发于庞然大物喉咙,沙哑中充满力量,摄人心魄。

随即,一股铺天盖地的狂风向四面八方扩散。

山脉之上,一道金色的龙卷风直入天穹,将那滚滚而来的黑云雷电阻止在外。

禁地内。

星辰宗所有人大惊失色,震惊不已。

这是什么情况?

他们听说过北带山脉深处有大凶盘踞,可那也只是传说!

就算星辰宗还没有覆灭之前,前去探险寻找机缘的弟子强者也不在少数,可其中除了些许六七阶的凶兽外,从未遇到过超越九阶的大凶啊!

这就奇怪了。

如果说北带山脉上真的有超越九阶的大凶存在,那星辰宗怎么可能在此屹立数千年而安然无恙呢?

这样的大凶,就算是打上一个喷嚏也足以让星辰宗飞灰湮灭了吧?

人群百思不得其解,屠星辰也懒得解释。

“天,那是一条龙吗?”

“真,真的是一条龙啊,而且还是传说中的金龙!好强大的样子!”

“他这是要出战吗?”

“奇怪,金龙居然在帮我们,可是为什么剑道馆来袭的时候,它不出手?”

“懂什么,这样的大凶,普通强者它才懒得搭理!”

突然,有人发现了北带山脉上的异变,引得门人议论纷纷,各种猜测。

一条金龙腾云驾雾直入天际,就这样盘踞高空,龙形虚影横担天际,长不知几里,威压盖世。

“擅闯我星辰宗者,杀无赦!”

星空灰暗,暮色沉沉。

北带山脉上,已经找好栖息之地的考核弟子们已然惊魂失魄,都吓坏了。

就在刚刚,他们站在海拔比之陆地要高出上千米的山脉上,发现天边乌云密布,电闪雷鸣,还以为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纷纷寻找栖息之地。

因为那电闪雷鸣与和乌云密布正在向这边滚滚而来,速度之快,前所未见。

他们仿佛听到了有人要挑战星辰宗老祖的声音,不过雷声太大,没听清楚。

随即,北带山脉就起风了。

开始是天摇地晃,飞沙走石,就像一场巨大的地震就要来临。

然而,让这些年轻人诧异的是,紧跟着就有龙吟声响起,灰暗的天穹瞬间被金光笼罩,异象突生。

随即,他们看到了终身难忘的一幕。

一条巨大的金龙至头顶升起,散发着让人颤栗的威压,腾云驾雾直入天穹。

重要的是,这条金龙它居然说擅闯星辰宗者杀无赦。

这是什么意思?

它难不成这是宗门的护山神兽?

这就奇了!星辰宗要是有这种等级的大凶当护宗神兽,前些日子还会险些被人灭门吗?

“挡我者死!”

突然,三道身影至雷电中显现,凌空虚度,似乎都有些惊讶。

其中一个身材修长的青年目光如电,直视横在前方的金龙,手中能量缓缓化为一把可以割裂天穹的利剑。

诡异莫名的剑气仿佛能够吞噬虚空,散发着让人胆寒的雷电之力。

金龙大眼眨巴着,很震惊。

雷电天生就是大凶克星,加上此人乃半圣剑修,战力只怕已经堪比大圣修为。

“剑宗出手在先,灭门在后,你如退去,或许还可留得一脉传承,否则,就算是过了我这关,也不过是送死而已!”

金龙自知不敌,却并没有退却,而是好言相劝。

“舌燥!”

独孤绝身边,乃是以神色自若的青年,同样是半圣修为,很强大。

他平头正脸,唯独如霜两鬓留了尺长,挂在身前,仙风道骨。

说完,他行至前方,对着身后的独孤绝道:“二哥,一条半圣级的小虫而已,都说金龙为兽中王者,我来斩之!

“叶辰,速战速决!”说话的是另外一个强者,居然是圣级修为。

“是,大哥!”叶辰点头,跨步向前。

“不败战体!”叶辰身后瞬间幻化出一道白色透明的虚影,一拳击出。

这是绝对的纯粹力量,虚空炸裂了。

金龙眸子闪闪动着,明显吃惊了。

此人居然修练体术,世上罕见。

“试试始祖传我的金龙不灭体,杀!”

金龙肉身虽然天生强大,可还是不敢怠慢,一爪划过虚空,迎了上去。

轰轰……

只见虚空破碎,能量荡漾,没入黑夜。

“金龙不灭体,杀!”

然而,叶辰一声清啸,手中幻化出一道相同的龙爪,破空而至。

金龙像是见鬼了般大眼圆瞪,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那不是他刚刚施展的战技吗?

太诡异了!

龙爪破空而至,眼看就要将震惊得都忘记还手的金龙撕为碎片,却在临近时突然化为漫天能量余晖。

“小龙,退下吧!”屠星辰的身影突现金龙身边,淡然自若。

“始祖?我?我还没败!”金龙回过神来,幻化为人形。

“嗯,但你也没赢,而且很快就会败!”屠星辰淡淡说着,向前走去:“呵,轮回之眼?”

随着屠星辰的出现,虚空上的三人面色终于出现异色。

太年轻了!这难道就是星辰宗老祖?那个灭了剑道馆的人?

可他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凡人啊?怎么可能?

“三弟,退下吧!我自己来!”

独孤绝开口了。

他向前迈步而来:“灭剑道馆,杀我父亲朱万剑,我独孤绝今日便要亲自手刃于你,为父报仇!”

“剑道馆馆主朱万剑是你父亲?”屠星辰有些惊讶,这?

一个姓独孤,一个姓朱?这关系有点乱啊?

“没错,我很纳闷,你区区一介凡人是怎么覆灭我剑宗的?”独孤绝看着眼前的屠星辰,手中由能量化成的长剑缓缓消失。

“你话太多了,问了我也没空解释,总之,剑宗该灭,就算是独孤剑还活着,也得灭!”屠星辰向前走去,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二哥,此人诡异,我轮回眼看不透他!”

这时,一旁的叶辰凑了上来,在独孤绝耳边低语。

独孤绝面色微愣,这世上还有轮回眼看不透的人?

“破剑式,杀!”

有剑光至独孤绝手指上涌现,化为漫天剑光,点亮了虚空。

“你太弱了,对独孤九剑的理解不及独孤剑的万分之一!”

屠星辰的声音响起,身影穿梭于剑影之间,很快就到了三人身前。

强大的压迫感扑面而至,三人面色大惊,快速后退着,试图遁入虚空,却被屠星辰愣生生逼了出来。

速度太快了,比闪电还快。

他的身形犹如脚踏七星,晃动间像穿梭虚空一样,形如鬼魅。

重要的是他身上并没有半点气息波动,却又能轻而易举破掉由剑意凝聚而成的无数剑光,这诡异至极。

太可怕了,他的身体似乎自成一界,吐息之间散发着碾压一切的威压,虚空对他的速度并没有产生丝毫束缚。

穿梭虚空毫无阻碍?

诡异如斯。

剑修最忌近身,因为他们大多的肉身都格外脆弱,见状只能尽量拉开距离。

然而,屠星辰背负双手,如影随形,速度快过闪电,胜过流星,闪烁而至,转眼便到了前方。

太快了,原本彼此之间相隔数百米,在三人的疾速后退下,还是被超越了,后路被截断了。

“你?你到底是谁?”

独孤绝看着自己的心口,那里有鲜血渗出,逐渐湿透了他灰色而价格不菲的青衣,使之目瞪口呆。

“二弟?”

“二哥?”

另外两人大惊失色,闪身而至,很担忧。

独孤绝的衣服破掉了,胸口处露出一道尺长的缝隙,被切割得十分整齐。

他的身体被流光洞穿了。

不,准确的说,是屠星辰从他的身体里穿了过去,直接切断了的身体本源。

这怎么可能呢?

独孤绝好歹也是半圣之躯啊!

是对方太强,还是他们太弱?

然而,屠星辰并没有搭理独孤绝的问话,就好像面对即将死去的人无需多言一样,毫无意义。

他回过头来,迎风而立,习惯性的拿出烟杆,意犹未尽的吐了一个烟圈。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异常,因为独孤绝的身影再次出现在远处虚空,而那原本应该已经被杀死了的肉身正在消散,化为漫天星光。

“造化替身?”屠星辰嘴角轻启,面色微凝。

他再次点燃一支新的香烟,认真起来了!

这是造化境强者留下的无上手段,目的便是在关键时刻替原主挡一命。

果然,头顶的虚空裂开了,里面露出一片鸟语花香流云如海的仙境,一只遮天大手伸进来。

“敢伤我徒儿,此仇来日必报!”

声音来自天穹,带着灭世威压。

>>>点此阅读《老祖出山:开局用七个徒弟做实验》全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