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小说《动了胎气,偏执薄总想一胎生三宝》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动了胎气,偏执薄总想一胎生三宝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橙子你爱不完

角色:

简介:“你轻一点,好疼。”
“宝宝,乖,忍着点就不疼了。”
看着时暖脚上的淤青,薄景琛心疼地按摩着……
前世时暖是被薄景琛囚禁的金丝雀,当她费尽心思逃离却害死了家人跟薄景琛,悔然醒悟谁才是最重要的。
重生后时暖是马甲大佬,进娱乐圈成顶流,爸妈亿万家产,还有三个宝藏哥哥保驾护航!
时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薄景琛抱着自己开会,宠她,爱她,亲她……
某夜,薄景琛于她耳边轻声低语:“宝宝,我想要生个三胞胎……”

书评专区

动了胎气,偏执薄总想一胎生三宝

《动了胎气,偏执薄总想一胎生三宝》第9章 心,很疼免费阅读

薄景琛的心,很疼。

又是背叛……

又是欺骗……

某种病态的因素又开始在薄景琛的血液之中蠢蠢欲动。

那是要将一切都毁灭的嗜血,疯狂。

薄景琛控制不住,剩下的办法,就是远离时暖。

不然薄景琛怕会伤害到时暖,一旦清醒,薄景琛会发疯的!

可是在时暖充满热烈,全心全意的吻之中,薄景琛的眼神逐渐变了。

若是言语,行为都无法说明……

那么这个吻的炙热,竟跟薄景琛一样。

渐渐地,薄景琛入戏渐深。

主动回应着时暖。

通过唇瓣流转出来的爱意,不会是虚假的。

薄景琛的呼吸逐渐粗重,大手抽出了皮带……

良久。

时暖喘着气儿,绯红着脸,嘟着被薄景琛亲肿的嘴唇:“这下你消气了?”

真是的,想要让薄景琛清醒,这下倒好,反而让时暖头晕目眩起来。

薄景琛将时暖紧紧抱在怀里,像是怕松开手之后时暖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一样,轻轻应了一声:“恢复记忆了,小暖,你接下来想做什么?”

“你说我想做什么?带你回去见家长啊!你是我孩子的爹,难道你想要拐走我爸妈的女儿,我三个哥哥的宝贝妹妹,什么都不说不做玩失踪吗?渣男!”

时暖往薄景琛的怀里就是几发小拳拳,气鼓鼓地说道。

这下,轮到薄景琛彻底愣住了。

带着几分不可置信的眼神,动摇似的看着时暖。

“你想要……带我回去见你的家人?”

像是希冀,像是不确信,像是一场梦境。

薄景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线是那么地动摇。

破碎的双瞳,是九分的自卑,带着一分的渴求。

时暖心头一酸,深吸了一口气儿,用力拍着薄景琛的脸颊,紧紧按着,一字一顿:“当然,我要带你回去见我的家人,你是我孩子的爹,你是我老公,不带你回去见还带谁回去见啊?大笨蛋!为什么就不能多认清一点这样的事实呢!”

“……小暖,谢谢你。”

薄景琛闭上了眼睛,用脸颊蹭着时暖的手掌心,感受着她还残存着的温度,唇腔还有着属于时暖的味道,这一切……真令人开心,幸福,安详。

哪怕这真的是时暖的欺骗,至少方才那个吻天衣无缝,现在时暖的表情是认真的,这抚摸着自己脸颊的手是温热的。

薄景琛的病,还是按捺下去了。

“你不会又不相信我了吧?”

时暖的心很疼,看着薄景琛贪恋的模样,那是时暖习惯的……薄景琛寻找借口来说服自己的伪装色,他的心还是想着自己的温存是欺骗他的。

薄景琛摇了摇头:“我相信你,小暖,我说过,只要是你说的,我都相信。”

即便,那是欺骗,演戏,薄景琛也会想方设法,寻找无数个理由,说服自己接受的。

这就是我爱你的方式,也是我囚禁你的代价,被你伤害是我自找的……只要你能够留在我的身边,我就心满意足了。

时暖:“那乖乖陪我回去!见我爸妈!见我三个哥哥!我叫你往东你就去东,不准去西!知道吗?!”

薄景琛:“知道。”

时暖:“……木头木头木头!!!气死我了!!!我不要你了!你出去!”

没诚意!

说完时暖直接推着薄景琛就把他往房间外面赶走。

“小暖……”

薄景琛的身体本硬如钢铁,只要薄景琛想,时暖是推不动的。

但是想着时暖现在是孕妇,神差鬼使地,薄景琛不想要太刺激时暖,便被时暖推出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想着方才时暖气鼓鼓的模样,薄景琛靠在门扉上,深邃的黑瞳泛滥着涟漪……困惑。

跟之前时暖歇斯底里的怒骂,赶走,憎恨不同。

这一次时暖的生气,并非是因为对薄景琛的厌恶。

而是另外一种情感。

像是在说——薄景琛,你这个怂包,你怎么就那么榆木脑袋,不开窍?

气死宝宝了!

也许是意识到了这一点,薄景琛难得没有地病症发作,想要自残。

“薄总。”

钟一出现在薄景琛的身后,一脸紧张地看着薄景琛。

他方才就在外面,听着房间内传出来争吵声,便匆忙赶了过来,一时间又不敢靠近。

直至看到了薄景琛被时暖推出了房间,关上了门扉。

那一刻,钟一真的很紧张……要是薄景琛犯病了,该如何是好?

原来当初时暖所说的一切,都是骗人的吗?

“……我没事。”

最终,薄景琛默默地离开了。

连钟一都被吓了一跳。

“薄总,您确定您没事吗?”

钟一忍不住追上去,话说出口的时候有点后悔,但身为薄景琛的护卫,他必须说!

“我像是有事的样子吗?”

薄景琛并未生气,只是带着几分迷茫的眼神看向钟一。

薄景琛也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十分特殊……他没有发病,更没有悲伤,只是心中有一种缠绕着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薄景琛无法琢磨。

这种感觉,在薄景琛以前的人生中从未有过,他向来都是什么掌控于手掌心的,做什么事都是胸有成竹的,自从那一年捡到了时暖之后,一切都变了。

如果这个世界存在因果轮回,存在克星,那时暖便是薄景琛的克星,灵魂更重要的另外一半,为她丢了命也心甘情愿……

钟一:“……若薄总有需要,尽管吩咐!”

看起来没事,可按照钟一这些年来陪伴薄景琛的经验,薄景琛这样子像是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兆!

……

邓殊再一次风尘仆仆地赶了过来。

“薄景琛!!!我受够了啊!!!麻烦你以后有事能不能直接在电话说明白?别老是突然打个电话叫我过来就过来!你知不知道为了你我都调去了内科了!内科啊!!!作为一个天才医生,你知道这是多么暴殄天物的选择吗?!”

邓殊再也受不了了,拍着薄景琛的书桌就是各种口吐芬芳。

这真的是不吐不快了,再这样子憋下去邓殊会死的透透的!

>>>点此阅读《动了胎气,偏执薄总想一胎生三宝》全文<<<

发表评论